黑ㄗ __杰希癌末期

默默耕著自己的小田園。

王杰希X妳---關於妳和他的故事


女-(私設)稱為妳,個性比較像小孩,但希望杰希不要把自己當孩子,努力增加女人味(X,發生事情會憋在心裡,偶爾會鬧脾氣、撒嬌,在微草俱樂部附近的咖啡廳上班
故事發生在交往後2年。

正文-------------------------------------------

微風拂過門口的風鈴,妳趴在咖啡廳的吧台上,這個時間點的客人比較少,現在在妳面前的只有兩個大嬸在聊天,妳無聊的聽著她們的對話。
「欸妳知道嗎?最近不是新聞都在報那個甚麼耀的遊戲?聽說中國隊拿了第一名,我家那個兒子這幾天一直嚷嚷著要當職業選手。」
「哎呀!榮耀對吧?我兒子也是,比賽那幾天一直坐在電腦前看,叫他去睡覺也不去,贏了的那天還在電腦前大叫,嚇死我和他爹了!」
妳聽著她們的對話,不免覺得有趣,現今網路發達,遊戲的發展越來越厲害,電競產業已不像幾年前受到人們忽視,近年來全球性的比賽越來越多,職業選手的表現受到更多關注,而剛剛那款稱為「榮耀」的遊戲,正是妳男朋友的工作,身為中國隊的選手之一,前幾天他們帶著冠軍回國,媒體已為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最近杰希也接下幾個採訪工作,比出國前更加忙碌。
說到王杰希……。
妳看著窗外的天空想了想,今天正好是你們交往滿2年的日子,和王杰希第一次見面就是在這間咖啡廳,那天早上、王杰希穿著白色的襯衫,和妳點了一杯卡布奇諾,之後他坐在角落的位置,拿出厚厚的資料觀看,妳泡好卡布奇諾,準備放到他桌上,卻不小心手滑了一下、咖啡濺到他一旁的綠色外套,妳著急的馬上鞠躬和他道歉,準備接受責備,卻聽到頭上傳來溫柔的一句「沒關係。」,妳抬起頭,對上了他的眼睛,他的大小眼十分深邃,皮膚白皙,是個很有氣質的男人,妳感到非常不好意思,拿起他的外套,和他說:
「那個…如果不急的話,請讓我把外套洗乾淨還你…如果住很遠的話,也可以用寄的。」
妳的話讓他有點驚訝,他愣愣的點了點頭
「我就在附近而已,可以明天早上來拿。」
而這件事情,就變成了你們認識的契機。
隔天,王杰希依照約定來到了咖啡廳,你遞還給他外套的時候,順便問了他:
「你是在附近那間微草俱樂部工作嗎?看到你的外套上有他們的圖案。」
「嗯,是的。」
「是和電競有關的工作對吧!?」妳笑了笑,妳的閨蜜恰好是榮耀迷,時常聽她說起藍雨輪迴微草等等戰隊,對這些東西也略有所知。
「是的。」他接過袋子,「妳也喜歡榮耀嗎?」他問。
「嗯……我有一個朋友是榮耀迷…常常聽她提起你們戰隊的事,真的很了不起呢!」
「是嗎。」妳看他平淡的表情似乎帶了點微笑,自己的隊伍被誇獎了果然會很開心吧。
在這之後,王杰希時常會在早晨來咖啡廳,每次和他見面、你們都聊了很多東西,從知道他的名字、漸漸聊到工作、興趣……。
「原來你是微草的隊長嗎!!!!」某一天,和他聊到戰隊的事,妳才得知了這個消息,當下妳十分震驚,接著就開始感到羞恥……自己居然和一個戰隊隊長聊自己很爛的遊戲技術!沒錯,妳也有在玩榮耀,角色是戰鬥法師,不過說到裝備、技術等等……唉!還是別提了吧!
「現在才知道嗎?」他對妳的反應感到好笑,不小心笑了出聲,看到妳嘟起嘴巴,他摸了摸妳的頭。
「別擔心,有遊戲的問題可以問我。」
「唔……」看著他溫柔的表情,妳稍微放鬆了些,但也偷偷在內心深處訂下了總有一天要讓他刮目相看的目標。
這樣的日子度過了一個多月,妳漸漸發現自己的視線總是落在王杰希身上,每天早晨和他聊天的時光,成為了妳的小確幸,偶爾聊天時他露出了微笑、或是摸摸妳的頭的時候、總是令妳心跳加速。
「該不會……」妳拍拍自己泛紅的臉頰,搖了搖頭,腦中卻浮現出王杰希的臉,那時,妳確定了自己喜歡上了他。
隔天早上,他一如往常地來到咖啡廳、坐到角落的位置,妳為他端上卡布奇諾,卻沒馬上離開,妳鼓起勇氣開口問了他:
「杰希你、你為甚麼每天都來呢?咖啡不會喝膩嗎?」
你原本以為他會回答「單純離公司很近」、「因為我就喜歡喝咖啡」之類的答案,沒想到面前的他停了一會兒,才緩緩地說:
「因為我想見到妳。」
聽到他的回答,妳的臉紅的像是要滴出血似,看到妳的反應,王杰希伸手握住了妳的手,手上傳來的觸感,讓妳不禁一瞬間腦中跑馬燈閃過「啊啊啊不愧是職業選手連手都保養得很好啊啊啊」
「從和妳聊天後,我就漸漸被妳吸引。」王杰希看著妳,開始和妳解釋
「也許妳會覺得有點突然…但…」
「妳願意和我交往嗎?」妳望向他的臉,看到他不曾出現過的情緒,那是帶著有點緊張、卻又認真的表情。
妳握緊他的手。
害羞卻又難掩喜悅地低下頭。
「好。」
從那天開始,你們的關係改變了。
和王杰希交往的日子,和當初想像的並不一樣,比起多了一個男朋友,更像是多了一個爸爸,他總是十分關心妳,妳原本以為他是一個很正經、有點嚴肅的人,但他每天只要工作做完,就一定會來咖啡廳接妳下班,然後一起走回家,有時路過小吃攤,看到妳快要流出口水的嘴巴,雖然會叨唸幾句「太晚吃東西對身體不好…」但還是會牽著妳去點幾串串燒,而有時候他加班的比較晚,回到家時妳已經睡著,他會把妳踢掉的被子重新蓋好,然後從背後抱住妳一起進入夢鄉,到了假日,有時妳會和他說想去吃甜點、想出去玩,他總是看著妳指的每個地點,溫柔的說好。
不過待在家、看他玩遊戲度過的假日也不少,那時候妳總會調皮的窩在他旁邊,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偷親他一口,雖然他操作的手沒停下,但還是會瞥妳一眼露出「受不了妳」的表情,等到他打完遊戲,就會把妳抱到床上去,兩個人握著手、聊聊天,討論晚上要吃甚麼。有一次,妳鬧著說要減肥,連續幾天都吃得很少、都快把自己餓昏了,他似乎看不下去,在一個假日故意煮了一桌妳喜歡的菜,順便幫妳添了一大碗白飯,妳看著桌上豐盛的飯菜,露出痛苦的表情。
「王杰希你就一定要做的那麼絕嗎!明知道我在減肥還故意……。」
「妳不用減肥,我就只想看到妳開心的樣子。」他無視妳的抗議,走到椅子旁坐下。
「吃嗎?」他的大小眼盯著妳,最後妳敵不過他的視線,還是乖乖的爬上的椅子,
「得把妳養肥一點。」他笑著看著眼前塞滿食物、雙頰鼓的和倉鼠一樣的妳。
當然,如此甜蜜的你們也曾經吵架過,那次爭吵是因為看到王杰希的緋聞,妳一氣之下約了朋友喝酒喝到半夜才回家,妳回到家時,發現燈還開著,王杰希交叉著雙臂靠在玄關,看到妳搖晃的步伐,連忙上前把妳拉住,他臉上明顯帶著不悅的表情。
「怎麼喝酒了?為甚麼弄到那麼晚?也不接我電話?妳一個人這樣喝醉回家很危險妳難道不知道嗎?」他皺起眉頭,抓住妳手臂的力道也大了些,面對他一連串的質問,妳內心帶著委屈和怒意甩開了他的手。
「你不用管我那麼多,我想去哪就去哪,而且我也不是三歲小孩,我能顧好我自己,倒是你、王杰希,在外面拈花惹草難道不需要反省嗎?與其管我那麼多,還不如先把自己顧好。」妳似乎是藉著酒意,一口氣把難聽話都說出來,接著準備繞過他走回房間,王杰希聽到妳的話後,臉色變得很難看,他拉住妳的手臂,粗魯地把妳壓在牆上。
「已經說那是誤會了妳還不能相信嗎…?」
「難道在妳心中我就這麼不值得信任?……妳在我心中有多重要還需要我說嗎?」
王杰希說完後,便走出了家門,妳呆呆地站在原地,眼淚一滴滴的落下,其實妳心裡明白,他並不會背叛妳,只是妳很沒安全感、對自己很沒自信,覺得自己沒資格站在他身邊,他對妳付出這麼多,自己卻常常讓他擔心……。
沉澱了一段時間後,妳急著跑出門,想找到王杰希、好好和他道歉,但附近的街道都找不到他的身影,跑了很久,妳最後在咖啡廳前找到他,他正站在前面,看著咖啡廳拉下的鐵門。
「王杰希!」妳朝他大吼,看到他轉向妳的臉,妳的淚水又落了下來,妳撲到他懷裡,緊緊抱住他。
「杰希…對不起…。」
王杰希撫上妳的頭髮,把妳擁入懷中,
「對不起,讓妳不安了。」
妳聽到他的話,搖了搖頭,
「是我不夠成熟,總是讓你擔心,我以後…不會再這樣了…。」
王杰希捧起你的臉頰,手指拭去妳的淚水。
「別哭了,妳哭的表情我不喜歡。」他捏了捏妳的臉頰。
「回家吧。」他蹲下,做出要揹妳的姿勢,妳乖乖趴上他的背,抱緊他的脖子,走回家的路上,一晃一晃的感覺讓妳慢慢睡去。
這件事情後,妳和王杰希就沒再吵過架,而相處的時間越久,妳慢慢發現許多王杰希不為人知的地方。
例如他其實很愛撒嬌,睡前總是喜歡抱著妳蹭,或是在妳煮飯的時候,從後面抱住妳,將頭靠上妳的肩膀,那時妳就會知道他今天可能遇到不太順利的事,妳會放下湯杓,摸摸他的頭,給他點鼓勵。
王杰希也不吝於說情話,他似乎很喜歡看妳害羞的表情,有一回妳和他一起看電影,裡面的女主角非常漂亮,妳說了一句「她真好看,要是我也能和她一樣漂亮就好了。」
結果王杰希認真地打量了一下,接著說:
「不用改變,我就喜歡這樣的妳。」
妳深切感受到號稱聯盟第一蘇的威力。
而全世界敢作弄他的大概也就只有妳了,妳總是喜歡摸摸他的眼皮,然後淘氣地說:
「王大眼阿~以後我們的小孩要是像你可該怎麼辦呢?」妳笑了笑,瞇起一隻眼睛,模仿他的表情,而他也不生氣,只是無奈的看著你。
「孩子都會像你一樣可愛的。」
妳聽了後開心的湊近他耳邊
「那他們一定都有像你一樣可愛的眼睛。」
接著妳快速親了下王杰希的嘴唇,但這一下似乎滿足不了他,王杰希將妳壓在身下,給妳了一個深長的吻。
和他度過的每一天,都是那麼的美好。
想到和王杰希種種的美好回憶,妳不禁露出傻笑,接著兩位大嬸過來結帳,妳連忙回過神把帳單處理好,等收拾完杯具後,妳看了看錶,也要到了下班時間,妳走出咖啡店,拉上鐵門,一回過頭就看到遠遠走來的王杰希。
「杰希?今天你不是要採訪到比較晚嗎?」妳疑惑的看著他。
「想來接妳,所以就快點結束了。」他牽起妳的手,但走的方向並不是回家的路。
「要去哪裡呀?」妳乖乖地跟著他走。
「秘密。」
沿路上,王杰希都緊緊的牽著妳,地點似乎有段距離,於是他便和妳閒聊了起來。
「我去蘇黎世的那幾天有想我嗎?」王杰希冷不防冒出了這一句,讓妳笑了出來
「當然,每天都看比賽呢!」妳每天下班後,總是會上網把當天的賽事補完,知道王杰希很忙,也不敢傳訊息打擾他,只是每當看著螢幕上的王不留行,彷彿他就在自己面前,那個角色妳看過數千次,有時他護著妳的戰鬥法師,帶妳打過boss,有時他陪妳進到競技場,陪妳練習招式,有時輸了太多次,妳就叫王杰希不准動滑鼠,讓王不留行被妳的小小戰鬥法師砍到沒血。
王不留行永遠在妳的戰鬥法師身邊守護妳,就像王杰希永遠在妳身邊守護妳一樣。
「看到決賽時很緊張吧。」他握緊妳的手,似乎再次想到當時奪冠的激動。
「沒有喔。」妳微笑。
「我一直相信,你們一定會拿冠軍。」沒錯、我深深相信,如果是你一定能夠做到。
聽到妳的話,杰希露出笑容,接著帶妳走到前方不遠的木椅,一坐下,妳就聽到煙火的聲音,妳抬起頭,看到無數的煙花綻放。
「好漂亮…。」妳開心的看著煙火,王杰希則走到妳身後,將掛著世界賽冠軍戒指的項鍊戴到妳脖子上。
「我一開始就決定,得到冠軍後要將這個給妳。」
「謝謝妳一直陪在我身邊。」
妳看著他走到妳面前,。
「而這是我決定回來後要做的事。」王杰希從外套口袋拿出了一個黑色絨盒,打開後,裡面放置著一個小巧的戒指。
他單膝跪下。
「我會肩負起妳的未來。」
「我希望接下來的日子妳也陪在我身邊。」
「妳願意嫁給我嗎?」
王杰希看著妳,眼神深處盡是對妳的愛意。
妳有點不知所措,感動的淚水悄悄滑落,妳點了點頭,回答了「我願意。」
他握住妳的手,將尺寸剛好的戒指套在妳手上。
「這樣妳就再也逃不出魔術師的手掌心了。」他吻上妳的唇,而妳閉上眼睛回覆他,身後伴隨著煙花聲,嘴唇傳來的溫度也像煙花一般、炙熱而溫暖。

北冥游鱼:

还是なるせ太太的

新荒前提荒新(just for one night ←并没有着重描♂写

荒北想要摆脱童贞最后成功从新开身上处男毕业的故事x

注意避雷

A 瓜:

我知道我錯過了很多......鑽a動畫完結330御澤日還有愚人節我通通都錯過了@@

但我還是要說......


恭喜動畫完結!!!

御澤日快樂!!!!!!!!!!!!

愚人節快樂!!!!!!!!!!!!!!!!!!!!!


畫張短漫以示誠意XDDD

《荒北生日賀文·新荒新》

晨光從窗簾縫隙照進屋內,落在床上睡夢中的橘髮男子身上,似乎感受到眼皮外的光亮,他眼皮微顫,手下意識的往身邊的位子伸去,但傳來的感覺並不是他所想的那人的溫度,而是冰冷已久的床單,他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起身往客廳走去。
「靖友?」他望了下四周,沒看到人,忽然聞到一股香味,定睛看到擺在餐桌上已經做好的早餐,吐司還有點溫度,他拿起吐司往嘴裡塞去,看到盤子下壓著的紙條:

今天有重要的研究會議,大概會晚點回來,晚餐不用等我了
P.s早餐冷的話再自己弄熱

「一大早就出門了阿..」新開想起來前幾天的確有聽荒北說過這件事,接著下一秒他好像突然想到什麼瞪大了雙眼,「今天不是....」回頭看牆上的日曆,大大的4月2日寫在上頭,他沒想到這個人連自己的生日都可以不在意的全部拿去工作,雖說荒北並沒有誇張到像個工作狂,但只要他一投入下去自己負責的事情,便會一心一意的把事情做到完美,他知道荒北忙了這個研究一個多月,似乎今天的會議是最後階段,但是今天也是他的生日,卻要到很晚才能回家,他稍微心疼了一下荒北,想了想決定今晚要給他一個生日驚喜。

----------

指針已經指向9:30,新開一個人坐在客廳,聽著秒針滴滴答答的走過,桌上擺著一個蛋糕,一旁放了幾根蠟燭,還有一個用精美小盒子包裝起來的禮物,「一個會議也沒開那麼晚吧...」他等的有點不耐煩,傳給荒北的訊息也沒顯示已讀,他開始有點擔心,雖然知道荒北不喜歡在工作時給他打電話,但他還是決定按下荒北號碼的通話鍵。
嘟嘟嘟—
「喂?」
電話的另一頭接起,背景聽得出人群吵雜的聲音,荒北似乎是壓低音量,顯得聲音有點倉促
「靖友怎麼還沒回家?」
「抱歉,剛剛討論完被拉來吃宵夜,可能要11點多才會到家。」
「沒喝酒吧?」
「沒有啦,如果沒什麼事先掛了」
「等等..!靖友,今天是你生日...我..」
「突然說這幹嘛,你也知道我不過生日的,呆茄自己早點睡」
「不是的靖友...」新開有點失落,聽到電話另一頭似乎是荒北的同事大喊「荒北快點大家在等你」
「怎樣?」荒北詢問
「不...沒什麼,靖友你去忙吧,早點回來,不要讓我擔心。」
「.....知道了」
他掛掉了電話,看向桌上的蛋糕,無力的坐回沙發,開始回想起在箱學時和荒北、福富、東堂一起騎車的情景,那個時候的他們似乎沒那麼多外界的壓力,和荒北也總有更多的時間相處,只是人都會長大,從和荒北交往,到畢業後同居,如今各自有工作,時常一早起來看不見戀人,有時自己加班回來時荒北已入睡,比起互相寒暄的時間,更多的是錯過,想到這,他覺得自己很任性,明明知道這是沒辦法的事,他還是希望有更多時間可以觸碰靖友、和他在一起,他珍惜每個假日、和靖友吃飯的時間,努力希望可以抓住更多空隙,只是他開始擔心,是否這一切只有他單方面的渴望。
時鐘快指到10點,離荒北回家還有一個多小時,他決定把蛋糕拿去冰,當作明天的早餐,正當他拿起蛋糕時,門口傳來的鑰匙開鎖的聲音,荒北匆忙的跑進屋內,看到新開拿著蛋糕,大概料到了是怎麼一回事。
「靖友!?你不是...」
「笨蛋,剛剛覺得你聲音怪怪的,掛完電話打個招呼就趕回來了。」他額頭還有些汗,荒北把外套脫掉,才剛抬頭,新開就過來緊緊的把他抱入懷裡。
「靖友,生日快樂。」
荒北瞄到桌上包裝好的禮物和剛剛的蛋糕,想到眼前這個男人為了他的生日做了那麼多準備,不禁感到一陣害臊,只是用說的很難出口,於是他伸出手回抱了新開。
「嗯,謝謝。」
「靖友,最喜歡你了,最喜歡了」
「好好好。」
「靖友呢?」新開撫上荒北的臉,自己的臉上充滿了不安心的感覺,荒北看到眼前人的反應,明白到工作讓兩人產生了距離,而眼前這個人不好好說清楚就容易胡思亂想。
「你呀,既然知道我不擅長講情話就別故意讓我難堪了」荒北瞅了他一眼
「靖友不說我不會明白的。」新開似乎有點撒嬌,他希望荒北能夠親口說出來,把他對他的感情表達出來。
「唉。」嘆了口氣,荒北拉了新開的領子,粗魯的吻了上去。
「這樣明白了嗎?」荒北笑了一下,看著新開紅通的臉,沒意識到自己的臉頰其實也帶了一抹紅暈。
「靖友,明年再一起過生日吧,不只明年,還有好多好多年都要幫你過。」新開笑了,再次抱住荒北,把頭靠在荒北的肩膀上,聽到新開的話,雖然荒北覺得有點麻煩,但想了想覺得就這樣吧,而且他也想和他有更多時間在一起,不只是現在,還有很久之後的未來,都要一直在一起。
「嗯,知道啦。」兩人相視而笑,夜裡,一棟小公寓內開著明亮的燈光,為這特別的日子,增加了一點色彩。
靖友,生日快樂。


-fin-

-------後記
荒北生日快樂//
這是幫北北過的第二年生日
入車車也一年多了,覺得時光飛逝
看看去年生日賀文和今年感覺差很多
感覺更像荒新(
但不變的還是對這兩隻的愛哈哈哈
明天還要上課熬夜嚕了文希望傳達我對北北滿滿的愛😘
2016.4.2


新荒 與你度過的冬天

半夜嚕出來的東西(x

正文:
從外面一進到家裡,身子感覺溫暖許多,新開準人將門關上後,脫下了厚重的外套,掛在玄關旁的勾子上。

「我回來了。」他喊了聲。明明屋裡燈光都開著卻沒有回應,大概知道發生什麼事,他慢慢的的走到客廳,一看發現自己想得沒錯,荒北趴在暖桌上睡著了,桌上擺著幾本關於研究的書,還有一本寫滿密密麻麻字的筆記本,看到荒北手旁的筆,他知道荒北一定是忙到睡著了,前幾天聽他說有重要的論文要寫,可能是這個原因讓荒北這幾天都無法準時上床睡覺,眼睛下的黑眼圈也很明顯,心疼的摸了摸荒北熟睡的臉,這個動作讓睡著的荒北眼皮動了動,然後昏沉的打開眼睛。
「.....你回來啦。」他揉了揉頭,聲音還略帶睡意。
「嗯,吵醒你了嗎?抱歉。」
「沒有...現在幾點了?」他低下頭把桌上散亂的東西收好,我看了看時間
「八點多了。」
「吃過了嗎?」
「還沒。」
「那我去煮水餃。」他站起身,往廚房的方向走去。
「靖友,我來用就好了!」本來想阻止他,可是卻從廚房傳來他的聲音
「我可不想吃破掉的水餃!」
-----
吃完晚餐後,兩個人坐在暖桌裡,邊看著電視上的娛樂節目邊聊天。
「外面很冷呢。」新開隨口說了一句
「你今天早上不是穿了很多件出門?」
「那樣還是很冷啊,是靖友穿太少,如果感冒了怎麼辦。」
「你是老媽子啊!」
「哈哈。」
兩個人沈默了一下
「....靖友。」
「幹嘛?」
「工作還好嗎?」
「嗯,論文是做完了,只是還有其他事要忙,下星期有假應該可以休息一下。」他翻了翻行事曆
「下星期我也有假,不如我們出去約會吧。」新開笑了笑,很久沒和荒北有一起休假的機會,終於這次給他逮到,當然要好好利用。
「外面冷死了。」
「我們可以去泡溫泉啊,可以在飯店住個幾天。」新開開始計畫有哪裡可以讓他們好好渡過休假,原本想開口反駁他的荒北,看見他期待的表情,也無奈的嘆了口氣
「...你想去哪就去哪吧。」他把手撐著頭,轉頭面向電視
「泡完溫泉可以去吃火鍋。」
「嗯。」
「還有我們可以在房間看電影。」
「嗯。」
「還有啊.......」
兩人的交談聲充斥了整個客廳,看到新開很開心的說著想和他一起做的事,荒北也不禁露出微笑。
外面寒冷的天氣,無法侵襲到他們的周圍。有彼此的陪伴,寒冷或疲憊也像是遇到陽光的雪花一樣消失。

冬天似乎也沒那麼冷。荒北心想

end-

後記
我沒有新開所以我快冷死了(幹
半夜嚕個文這是今年第一篇耶
希望考試快考完我就可以盡情的騎車
啊啊明天還要7點起床去補習
希望大家可以看新荒得到對抗冬天的力量(鑽棉被

好可愛哦~~

新荒短篇 擁抱


¥不是補生賀只是昨天半夜的腦洞
¥拜託你們快結婚
¥應該是砂糖

自從和新開上了不同大學後,我們兩人見面的時間變得更少,那些生活瑣事、思念、幾乎都用電話來聯絡,說不在乎是不可能的,即使每天聯絡、電話內的聲音再堅定,那傢伙不在身邊,總感覺我們的內心十分遙遠。

如果連我都這樣了、那個呆茄不就更痛苦嗎。

我的頭靠著窗戶,看著窗外的天空、
回想到當初我和他說要報考洋南的時候......。

「靖友.....。」
「煩人、別擺出這種表情。」我看著眼前的人,臉上是震驚和不捨。
「爲什麼不和我和壽一一起去明早大?這樣我們..」
「新開。」不等他說完我便打斷了他的話。
「我們有不同的路、不能夠用交往這件事束縛住。」
「不然我和你一起去洋南...!」
「呆茄嗎你..!?你既然能夠到明早大就該好好發揮、我不想成為你無法成功的藉口。」似乎是被我的語氣給嚇到、新開低頭握緊著雙手不語。
我停頓了一下、
「見面什麼的現在交通也很方便、我也能好好照顧自己,你放手去追逐自己的夢想吧。」
「可是靖友.....」
「我也有我的目標,小福就、交給你了。」我低著頭等待他的回答
「......我知道了,不過每天都要通電話,沒有靖友在的話、我可能會變得很無能。」他苦笑了一下
「呆茄。」我上前抱住他,將頭埋在他的肩頸
「我們太過依賴彼此了。」
他微笑,抱緊我的背部
「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

那是我們在邁入大學生活前的一段插曲。

「...荒北....喂...荒北!」
聽到旁邊金城的呼喊、我才一下子回過神來。
「阿?怎麼了嗎?」
「看你一整節課都在發呆、教授都不想理你了。」
「哦是嗎,剛好在想點事。」
眼前帶著眼鏡的男子,稍微看了我一下後思考說
「今天是去接他的日子吧?」
我嘆了口氣、又抬頭對上他的眼睛
「恩、是阿。」
而金城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笑著搖了搖頭
「我會和教授說你身體不舒服、你就早點去接他吧。」
..........真不愧是金城。
「謝啦..。」和他道了謝、我背起我的書包往教室外走去.....。

-----
車站外面來來往往的人潮、我靠在一旁的牆上,等著熟悉的身影出現。

過了不久、一個在人群中特別突出的橘髮、手上拿著營養棒的男人映入我的眼簾。
「喂!新...」我還沒說完、一個偌大的衝勁讓我踉蹌的往後退了幾步。

思念已久的他緊緊的抱住我。

「......這裡是公共場所,克制一點。」我試著將他推開,可是他的力氣似乎不讓我這樣做。

「靖友....靖友...」他的頭髮磨蹭著我的頸部,一段時間後,他抬起頭笑著看著我。
「好想你阿。」

.......我不確定我現在是不是想哭。

------

「靖友...靖友」新開抱著我、邊吻著我邊磨蹭我的臉頰
「喂...阿...你..你這呆茄起碼等進門再做。」我一隻手推著他、另隻手努力將鑰匙插到鑰匙孔裡
在一番掙扎下好不容易把門打開、將他從門廊拖到臥室。
「好想你、好想抱你。」新開將我壓在床上、把頭埋在我肩窩。
「......笨蛋,我也是啊」我的雙手緊緊抓著他的衣服。親吻著他的臉頰、你的聲音、你的味道.....
「......好想你。」
聽到我的話,新開直盯著我的臉、然後露出以往溫柔的笑容
「今晚不會讓你睡的。」
「我早就知道了。」相視而笑、我們沈溺在彼此的愛戀。

------
早上的陽光透過窗簾照了進來...
鬧鐘還沒響我就昏昏的張開眼睛。
和以往自己一人在家不同、我感覺到我被抱在懷中。
眼前的人還熟睡著。
看見他的臉,讓我安心了許多
昨日翻雲覆雨的痕跡已經被清理乾淨、我身上也換上了乾淨的睡衣
「嘖.....昨天果然太超過了」我動了動身體,結果下身一陣痠痛害我忍不住咕噥。
似乎感覺到懷中的人醒了、新開也張開眼睛,一臉滿足的看著荒北。
「早安呀靖友。」
........真虧他睡得那麼好。
「吵醒你了嗎?」我放棄移動身體,又窩回了他的懷裡。
「沒有,靖友很痛嗎?抱歉昨天真的有點太超過了。」他表情愧疚、手放到我腰上揉著。
「.....你哪次不超過?」我任由他動作、看著他的臉
「因為靖友每次都會原諒我嘛。」

------
「我好喜歡這樣抱著靖友、這樣我們的心就會很接近。」
「........新開。」
「恩?」
「畢業後...我們同居吧。」
我的話一出來、新開好像就被我嚇到般的嘴巴微張。
「靖友...我好高興...」他吻上我,我閉上眼睛接受他的回應。

我們的路很長、即使艱辛又坎坷,我們只要擁有對方便能有走下去的動力,我希望遙遠的某天開始,我們可以每天用心臟最靠近的距離、一起走過好多好多年。

終焉之栞 CA 短打



手𥚃拿著的美工刀,上面的血液流到我的手上....
是溫暖的。
頭好痛,神經的每處在抽動著
瀰漫在空氣中的血腥味
不停刺激著鼻腔
我只是想保護你。
別再玩捉迷藏了,快出來吧
四處變得好黑
無法思考
吶...A彌
我贏了
你可以出來了嗎?
-------------------
你在電視機裡面
一封一封的訊息
都有你的名字
好煩
頭好痛
刺耳的聲音響起
之後
我想起來了
娃娃
美工刀
眼淚
當我站在你面前
你在想什麼?
呵呵
我只是想保護你
為什麼要這樣看著我
不要怕
我會救你的
因為A彌需要我嘛
打開一封沒有名字的信息
笑聲從背後傳來
啊啊
快來吧
身上出現了破洞
那是壞掉的記號
跟你一樣的記號
到底是從哪裡開始出錯了呢
紅色的顏料在哭泣著
眼淚在地板開出了鮮花
沒有感覺的痛
雜音中的哭泣聲
滑落在地的手
你臉上的恐懼
黑暗中的罪者
在躲藏中的忐忑
在矛盾中的完美犯罪
其實最初沒有人贏過
我們都是狐狸手中的羔羊
啊啊
不想想了
墮落在黑暗中吧
...........
A彌
我會永遠保護你的
我會永遠當你最好的朋友
所以... 所以
請你別再哭了

DMMD NxA

Noiz x Aoba(BE結局自發想像#

我們只要一觸碰對方
身上的傷口就更多
血的聲音已像是習慣般在耳邊圍繞
一點的碰觸就傳來撕裂的聲音
撕裂著肌肉 撕裂著心臟
身體已漸漸麻木
能感受到的只剩下抱著我的你
啊啊
這就是臨近死亡的感覺嗎
這是痛
卻也是我們的愛
腦海中無形的疼痛
就像在嘲笑我們的結局
你像個小孩般無力的依附著我
我已經沒有力氣將你抱緊
但周圍如鮮花般的血已講述了我們的愛
我不知道你還有沒有呼吸
也許已被血腥味籠罩
窒息
反正最終
我們都會在一起
在這個世界
永遠的
第一場遊戲就決定了我們的結局
不要怕了
讓我代替你疼痛

讓我接受你厭惡自己的部分

什麼時候愛上你的呢

是在第一個吻的時候吧
我想那時我早已被你那看不出生命的眼眸深深的吸引了
如同繩索般捆綁著我
如同鎖鏈般束縛著我
直到我們的未來結束
直到我們的生命終結
我來陪你了
Noiz


------------------
每次重玩Noiz路線就有種幸福感TT


箱根事件錄01 (新荒<-黑田/悠人)

我對不起悠人QAQQQ我很愛他真的相信我,不過我把悠人寫得好像壞人pwpppppppp小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虐你的(欸

這篇預計3~4篇結束

只能說充滿腦洞和OOC和自我妄想

時間和設定和原作不一樣甚麼的就說是OOC了pwpppp

悠人描寫超崩壞 弟弟我愛你(不要亂告白

為了防雷說下 是新開<-悠人  荒北<-小雪

新荒交往  悠人敵視荒北 小雪敵視新開((

幹說完覺得自己腦洞真的太大

OK就往下巴>wO

-------------------------------------------

01.

社團活動已結束的部室內,只開著微弱的燈光,兩個鬼鬼祟祟的可疑影子,放大映在牆壁上。

「欸,我們明天早點來將練習表的排程修改如何?」頭上戴著奇妙動畫面具的黑髮少年眨了眨紅色的眼睛,看向坐在自己對面的銀藍髮隊友

「這…這樣不太好吧。」另一人似乎有些不安的思考,稍微用手抓了抓頭

「難道…」黑髮少年將身體傾斜,讓自己更加靠近對面的人

 

「你想看荒北桑和準人君更加要好嗎?」

 

似乎因為聽到這句話,銀藍髮的少年身體抖了一下,隨後抬起脹紅的臉

「當然不想阿!」,不等悠人回應,黑田便接著說, 「只是如果被福富前輩發現的話,事情會很麻煩的。」他低下頭,不願想像自己深愛的荒北前輩和新開前輩兩人在騎行休息時間的親密行為。

 

「唔…不過如果挨一頓罵可以換來和準人君相處的時間」悠人張開嘴巴開心的笑了出來

「這樣應該也很值得。」

黑田聽到這番話緩緩抬起了頭,「如果能和荒北前輩更加…」

 

他不想看到自己喜歡的人再被搶走,不想讓別人有更多機會佔有他

 

「恩,我知道了。」他經過了一番思考,從口中說出他的決定

 

在夜晚的部室中,相視而笑的兩人,準備開始他們的秘密計畫。

 

 事情的一開始是這樣的,黑田一如往常的到部室進行練習,一打開更衣室的門,看見荒北正在換車衣,脫到一半的制服因為荒北聽到開門聲暫停動作而卡在肩膀上,胸部以下的肌肉幾乎一覽無遺,「阿,是黑田阿。」看到是自己的後輩,荒北打了聲招呼,繼續換衣服,

「恩,那個…荒北前輩準備去練習了嗎?」黑田連忙轉身面對自己的置物櫃,試圖遮掩自己臉紅的臉頰。

 

黑田正愛慕著荒北。

 

這件事他自己心裡也很清楚,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對這個人的感情已不只是對前輩的憧憬,有時和荒北說幾句話,自己的心情就會很雀躍,被荒北觸碰到,或是單獨兩人相處的時候內心也會特別緊張。

等他意識到的時候,自己的視線已經無法離開荒北。

 

荒北的身材並沒有說特別好,因為平常並沒有像塔一郎一樣的頻繁訓練,但是該有的線條還是有,皮膚也沒有一般運動員的黝黑,反而帶有些白皙,骨架偏瘦長的荒北雖然看起來不強壯,實際上他的力量在隊上可是佔有一席之地。

 

黑田從旁偷瞄荒北,脖子白皙的皮膚上有些不明顯的紅痕。

 

「恩,我等新開到再去練習。」荒北拉上車衣的拉鍊,關上自己的櫃子,坐到一旁穿騎行鞋。

「最近荒北前輩都和新開前輩一起練習呢。」黑田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明顯改變,他回過頭邊問荒北邊將自己的襯衫脫下

「不理那傢伙的話他又會鬧脾氣,嘖、真是個呆茄」雖然荒北的話是在罵人,但是他的語氣比較像在說「因為那傢伙,所以只能這樣了吧。」

 

黑田十分的忌妒新開準人

 

他不懂,為甚麼荒北會願意和新開前輩相處,明明口中總是在抱怨新開,卻又一次次的包容,他怨恨總是掛著輕浮微笑、卻能和凶狠的荒北距離相近、有荒北的特殊對待,卻絲毫不珍惜的新開。

 

他忌妒他有的一切,不論是能力,還是和荒北的距離。

當他每次那麼想,他就更加討厭自己,卻又感受到自己多麼地喜歡荒北靖友。

 

然而這份愛慕,在這天徹底被擊潰。

 

 

「那個,黑田…」騎行練習結束後回到部室休息,正當自己準備要去換下車衣時,後面傳來了福富前輩的聲音。

「前輩有甚麼事嗎?」黑田回頭看向叫自己名字的福富,

「時間有點晚了,你可以幫我去山上叫荒北和新開下來嗎?他們還沒回來,馬上就要到宿舍門禁時間了。」福富似乎有些擔心的看向門外,

 

「恩,我知道了…」

「我也要去!!」一旁從騎行台跑下來的悠人蹦蹦跳跳的跑到我和福富前輩中間,

「福富桑,我也可以去吧?」

福富定睛看了看悠人,才緩緩地說

「好,那就交給你們了。」

 ------

和悠人在山上騎了快10分鐘,還沒看到任何荒北和新開前輩的身影,

「呼…」我擦了擦從額頭滴下的汗水,

「吶,黑田桑喜歡荒北桑對吧?」

聽到這句話我差點從車上摔下來,踉蹌的停下車子,一臉錯愕的看向在我身後的悠人,他也將車子停了下來,臉上的笑容和他頭上的詭異面具一樣。

 

「你…」我瞪著他,不做任何回應,

「我知道的喔,因為我用相同的眼神看著準人君嘛。」他的回答讓我十分震驚,而他似乎不以為意,騎上了他的車,

「待會兒你就知道,為甚麼我要現在和你說這些話了。」他騎到了我的前面,我還沒回過神來,他就在前方轉頭對我喊「快過來吧黑田桑!」

我重新騎上了我的腳踏車,內心的複雜和頭腦不斷想著剛剛悠人和我說的話。

用同樣的眼神看著新開前輩?

難道說……

我搖了搖頭,因為悠人和新開前輩是兄弟,所以這種事是不可能的…但

 

真的不可能嗎?

 

奇怪的想法占據我的腦內,我只能用剩下的意志,跟著前方的車輛。

 

 過了幾分鐘後,悠人停下了自己的車,我跟著他一起停了下來,看向他手指的位置,荒北和新開前輩的車一起靠在前方飲料機旁,所以大概能知道他們應該是在飲料機後面的椅子上休息。

「我去叫他們吧。」正當我想向前走,悠人把我攔了下來,用手指示意我安靜,拉著我偷偷走到飲料機後面。

 

從飲料機看出去的畫面,讓我感受到何謂絕望。

 

新開前輩和荒北兩人在接吻。

雖然看不到荒北的表情,但是從他緊抓著新開前輩的衣服大概就能明白,

 

他們是戀人。

 

因為是這樣的關係,所以新開前輩可以毫無忌憚的和荒北任性,

他可以近距離的和他在一起,

他可以看到和平常完全不同的荒北,

他能夠擁有荒北的溫柔,

而他們倆人中並沒有我的位置

 

我無力的靠在飲料機上,握拳的力道越來越大,比起忌妒,更多的是不甘心,

難受的心情,幾乎讓我快要喘不過氣,一陣酸楚到我的鼻子

「很難受吧。」悠人用平靜的聲音說著,他的眼神恍惚的看著新開前輩和荒北的方向。

 

「是不是很生氣呢,最喜歡的荒北桑被準人君佔有了。」他小聲地說著

 

「…閉嘴。」我強忍著顫抖的聲音,努力擠出反駁他的話,

「我也是一樣的啊,每天、每天聽著準人君說著荒北桑的事。」悠人的眼神變得黯淡,紅色的眼睛現在看起來像是黑色的。

 

「我們,來合作吧。」他露出了難看的笑容,比起在笑,反而更像無助的流淚,我看著他,臉上做不出任何表情,腦中的畫面滿是剛才因為新開的吻,而陶醉其中的荒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