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泽

默默耕著自己的小田園。

【喻王】一成不变(R)

*喻王退役设定,喻在北京的联盟总部工作,王则留在微草当顾问与教练
*文笔普普
*后续见连结
*今天刚好是我家亲爱的的生日、所以才生出了这篇

-----------------


这是和喻文州分手的第二个月。

夏秋交替之际,天气慢慢转凉,原本稍嫌温热的风,如今吹拂过脸颊却让人不禁发颤,王杰希稍微搓了搓手臂,将双手拿到嘴边哈了口气。
明天该多带件外套了,他心想。
以前自己也不是个怕冷的人,只是和喻文州交往的时候,不管是夏天的冷气房还是冬天的室外,总是会被他逼迫披上外套,久而久之这身体也习惯了温暖的环境,现在这点秋季的凉风对他来说已经足够寒冷。

——也许并没有真的那么冷。
只不过是因为孤身一人。

走在大街上,除了原本鲜绿的树叶逐渐染上橘红、路上的行人衣着渐厚,基本上没什么变化:一成不变的街道、一成不变的人群......。
王杰希戴着帽子走在人群中间,每个人都匆忙的赶往自己的目的地,并没有人的视线在他身上多做停留,这使他感到轻松,毕竟若遇到粉丝认出自己,就又要应付一番,他可不想连自己难得的闲暇也要被粉丝们给打断,想到这里,他又将帽子拉低了一点,接着走了十几步后,他拐进一个小巷子,巷子里人烟稀少,一下子安静了许多,脚步摩擦小石子路的声音清晰的回绕在耳边,往巷子深入一些,就能看到一间小店,没什么特意的装潢,朴素的木板门上挂着“open”的英文字样,看得出来时间在这间店留下的痕迹,把手已经老旧,王杰希握住门把后停顿了一下,接着像下定决心般的将门推了进去。

“叽呀——”木板门被打开,许久没上油的门轴使它发出了刺耳的声音,紧接着是扑鼻而来的酒香混合著淡淡的檀木味。
店内的灯光昏暗,隐约能看到几个客人坐在里头。
“老样子吗?”
站在吧台后方的老板看了王杰希一眼,转过身熟练的拿起杯子,并拿起几瓶平时王杰希喜欢的酒,似乎还没听到答案就能确认今天他依旧要点的口味。
“不了,今天想要一杯烈点的,越烈越好。”
老板听到王杰希的话,手上的酒瓶放了下来,疑惑的回过头去。
“怎么啦?......我猜猜、和你前几次带来的那个男人有关?”
王杰希闻言也没抬起头,只是沉默了一下,接着用略微沙哑的声音回答。
“嗯,分了。”
“是吗。”老板也没有多问,就又从柜子里拿出几瓶东西,两三下,一杯闻着就浓烈的酒放到了王杰希面前。

当第五杯酒下肚的时候王杰希已经感觉脑袋有些模糊,一开始灼熟的感觉从喉咙蔓延到肚子,还能使他保持清醒,现在自己全身都发着热,灼痛也感觉不出来,又或者是因为被自己心中的苦痛给覆盖住,他觉得酒在嘴里没什么滋味,却忍不住一杯又一杯的喝下去,彷佛是要借此让自己逃离现实的痛苦。

“别喝了,这样差不多了。”老板递给他一杯水,王杰希的眼眶泛红,迷濛的眼神无法聚焦,接过水后只是将它拿在手中。

“其实......还是变了吧。”他喃喃的说。
“不管是我、还是他。”
都变了,在看似一成不变的生活里。

喻文州赶到酒吧的时候王杰希已经是醉倒的状态,他趴在吧台上,脸色涨红,还看得出眼眶附近刚哭过的痕迹,他微微皱着眉,似乎做着不太好的梦,喻文州看到的当下感到一丝心疼,看着他周边的空酒瓶,不禁皱了眉头。
“怎么让他喝那么多?”
“说是分手了、想要把自己弄醉点,我也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事,看他要喝就给他喝了。”老板若无其事的擦着洗好的酒杯。
“......。”喻文州点了点头,把王杰希的酒帐付清后,便准备带着眼前的人离开,喻文州握住王杰希的手臂,王杰希感受到有人对自己施力,于是有气无力的张开眼。
“......文州?”
“嗯,是我,没事、老板说你喝醉了,打了电话叫我带你回去。”喻文州搂紧王杰希的肩膀,快速的在他耳边交待了一下。
王杰希还没清醒过来,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就又闭上眼把力气都压在喻文州身上。

在喻文州即将打开店门离去欸时,老板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年轻人。”
喻文州回过头。
“爱情是需要互相磨合的,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不可能永远不变,该学会的是如何包容、接受对方的改变。”
“如果你真的爱他,试着好好跟他谈谈吧,感情这东西,也不是说遇就能遇到的,有了想重视珍惜的人,就好好的抓紧他吧,等到真正失去的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
喻文州愣了一下,接着朝老板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谢谢。”
“叽呀——”木板门关了起来。

花了一番力气把王杰希扛到车上后,喻文州坐上驾驶座,帮一旁坐在副驾、睡着的王杰希系上安全带,刚扣上后,他盯着王杰希的脸瞧了一番,现在的他身上是浓浓的酒味,明明只分开了两个月,却消瘦了不少,喻文州打开了车上的空调,接着将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到了王杰希身上,一路上,喻文州的内心也在挣扎,两个月前王杰希对他提了分手,原因只是简单的一句“我们不适合。”,当下的他其实是想反驳、质问王杰希为什么这么认为,但是他又想到,王杰希这么一个思考周密的人,也不会随便说出分手两个字,提出这样的要求他大概也是思考了很久,也许......自己离开他,对他才算是种解脱。

但王杰希,为什么?
喻文州又瞥了身旁熟睡的人一眼。
明明提出分手的是你,却在分手后两个月还把前男友的号码设在常用资讯?明明先抛弃这段感情的是你,为什么现在这样喝得烂醉、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狈?又为什么......在我握住你手臂的时候,露出了那么寂寞的眼神......。
喻文州握紧了方向盘,王杰希并不是个思考周密的人,至少在这段感情上不是,他总认为王杰希为每件事精打细算、并不是个意气用事的人,但这次的事情让他明白,就算是骄傲独立的魔术师,也是有输给感情的一天,他并没有外表看起来的那么坚强,也许那天他提出分手,并不是希望听到同意的答案,而是希望听到自己对他坦白、好好的跟他说出心中的话。

喻文州因为工作关系,在B市买了一间房,房子离联盟挺近,每天通勤只要十来分钟的车程,但倒是离微草俱乐部远了些,所以王杰希在交往时也没急着搬来一起住,反而选择继续住在离微草较近的老家,喻文州当时也没什么意见,只是时间久了发现彼此的工作忙碌,根本没什么机会能好好相处,王杰希早下班的时候喻文州在加班,喻文州难得没班的时候王杰希却又忙着打点队伍的事,两个人能好好吃顿晚餐的时间实在不多,有时连假日都没能好好见上一面,但就算如此,喻文州还是觉得和王杰希短暂相处的时间让他感到幸福,他觉得状况是暂时的,而他们彼此也能互相了解,等到哪天各自的工作安顿好,他们也许能再讨论同居的问题,这样的话相处的时间也会多了ㄧ些,但是他这样的想法并没有顾虑到王杰希的感受,王杰希在不安的时候也不会主动表现出来,也许长时间的累积,给他带来了压力,所以才会在那天提出分手,那大概是个讯号、希望他们之间的问题能得到解决,才会用这种方式。

难怪他会说不适合。
喻文州扶着王杰希走进家里时心想。
他们两个人都觉得自己了解对方,但事实上,他们彼此还有一部分是没磨合好的。

“......唔!”一走进客厅,王杰希脸色难看的捂着嘴巴,喻文州急忙把他扶到浴室,让他在水槽前吐干净,他一边轻抚他的背,一边拿起旁边的毛巾,沾了水后往人脸上擦了擦,冰冷的触感加上刚把胃里的秽物吐完,王杰希比方才清醒了许多,他低着头,任由喻文州擦拭他的脸及颈部。

两人安静了一会儿,水龙头还开着,整个浴室只有水流和喻文州清洗毛巾的声音,似乎对这个状况感到尴尬,王杰希才轻轻的说了一句话。
“抱歉。”
喻文州把水龙头关起来。
他拧干了毛巾,把它好好吊回一旁的架子上,接着走回到王杰希面前,捧起了他的脸颊,吻了上去。

(后续请见评论)

【全职高手/喻王】無言之愛

暖暖平淡的喻王
有点久没写文了 希望各位喜欢  
如果生日前产不出这篇就当贺文了


01
王杰希一手拿着战队资料,一手握着钢笔规律的敲着桌子,脸上是专注的神情,仔细看的话还能察觉到些许疲态,看着自家队长认真工作的模样,高英杰站在门口不敢吭声,就这样等了一会儿,王杰希终于瞥到门口的身影。

“怎么了?”王杰希抬头看着眼前的人。
“阿……没,我们已经收好行李了,许斌前辈说要一起去吃饭,队长要来吗?”

换上便服、戴着鸭舌帽的高英杰露出笑容,手上拖着整理好的行李箱,等待自家队长的回应。
只见王杰希抬手挥了挥手上的资料。

“不用了,你们去吃吧,我再处理一下东西。”
语毕,王杰希便起身走向门口,看着准备离开俱乐部的众人。
“大家辛苦了,难得的假期好好休息,之后回来还有训练等着,中间的时间也别怠惰了。”

听到这番话的微草众人都笑了出来。

“知道啦队长,我们不会偷懒的。”刘小别笑着回应。
“对呀队长你就别操心了,难得的假期也好好休息吧!”站着一旁的柳非也跟着说。
王杰希听到回应露出了微笑,接着又转头叮咛高英杰。
“安排的训练要记得,否则之后手生了会很麻烦的。”
“知道啦队长。”
看着眼前的景象,许斌摇摇头走向王杰希,伸手拍了他的肩膀。
“别操心了,赶快弄完回去休息吧,我带他们去吃点东西。”
王杰希看着他点了点头,接着目送众人离开,原本吵杂的声音也随着脚步的离去渐渐消失。
真是安静。
王杰希心想。
他回头走进办公室,重新拿起钢笔,看着手上的笔不禁回想到某人的脸孔。
——等等还要去接他呢。
王杰希设定了闹铃后重新埋首于工作。

02
那枝笔原本应该是喻文州的。
在某次蓝雨和微草的友谊赛结束后,他和喻文州抓到了空档聊天,那时这只钢笔就放在喻文州的上衣口袋。
“谢谢你答应友谊赛的邀约。”王杰希说。
“不,这没什么,蓝雨也很需要这样的练习。”喻文州神色自若的回答。

“对了,你们会在这边住下吗?要不一起吃个晚餐?”
喻文州露出和善的笑容,王杰希看着喻文州的脸,边想永远无法从这人的表情中了解他心中真正的意思,接着他看看时间。
“不用了,我们打算今天就回北京,接下来还有安排的训练。”
“是吗,真是可惜,之后有机会再一起吃顿饭吧,还想和王队多聊聊呢。”
听到喻文州的话,王杰希抬头对上他的眼睛,正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瞥到放在喻文州口袋中的钢笔。
“话说从第一次见面就看你拿这只笔写字呢。”
喻文州顺着王杰希的视线将口袋中的笔抽出。
“是呀,这支笔很好写,我很喜欢,而且上面的图案也很特殊。”
喻文州将笔转了个方向,让王杰希看到一侧的笔杆上刻着两颗中空的星星。
“这设计真不错。”
“要不……王队喜欢的话这支笔就收下吧。”
喻文州将笔递给王杰希,不等王杰希开口拒绝又接着说。
“反正我还有一支一样的,没关系的。”
在喻文州的热切注视下,王杰希忍不住伸出手接过那支笔。
“那好吧,谢谢。”


「铃铃——。」闹铃的声音划破寂静的空气,王杰希按掉铃声,伸了个懒腰,将手上的资料叠放整齐后,起身拿起一旁的外套,准备离开。
临走前他将钢笔放进自己的口袋内。
话说──怎么之后就没看过喻文州拿这只笔了呢?
王杰希关上灯的瞬间想到了这件事。

03
王杰希的车开到机场已经是一小时之后的事了,他停在门口外,看着来来往往的旅客,试图寻找熟悉的身影,约莫过了五分钟,一名戴着墨镜和帽子的黑发男子拖着行李走出,王杰希摇下车窗,对他招了招手,黑发男子加快了脚步,走到王杰希的车窗边。

“王队,好久不见。”喻文州摘下墨镜,从声音听得出来心情十分愉悦。
“别那样叫,听着厌烦。”王杰希白了他一眼,伸手指着后座。
“行李放后面吧,再不快上车等下被粉丝发现又是一阵折腾。”
闻言,喻文州笑了出来。

“再怎么说这里也是你们微草的地盘,是杰希你得注意点,出门连个墨镜都不戴,你不会以为你那么显眼的大小眼没人会发现吧。”喻文州打趣的眨了眨眼。
“开车没人会看,再说下去你今天就睡路边吧。”
王杰希作势要锁上车门,喻文州及时打开,坐上了副驾的位置。
“吃饭了吗?”喻文州问身旁的人。
“还没,边处理事情边等着接你。”
“不然去买点菜,回家随意弄弄?”喻文州提议。
“哦?”这个建议倒是引起了王杰希的注意,他原本以为两个宅男只要泡个泡面就足够应付一餐,没想到喻文州却提出要下厨的意见。

“没什么,只是想整个假期都要麻烦你,我至少也该做点事回报。”
“别小看我,我对自己的手艺还是挺有自信的。”喻文州瞥向王杰希狐疑的眼光。
“那好吧,晚餐就交给你了。”王杰希将车子拐了个弯,准备前往快打烊的超市。


厨房里灯火通明,在瓦斯炉上的锅子冒着热烟,喻文州穿着绿色的围裙,拿起汤勺往锅子里舀了一口放进嘴里,试了试味道总觉得还差些咸味儿,于是又转身加了两匙盐巴进去。
在客厅的王杰希拿着报纸,眼神却不自主的一直飘向厨房,一方面是好奇喻文州到底在做些什么,另一方面则是对于自己万年没使用的厨房、现在灯火通明还传出阵阵香气的状况感到奇异。

其实这样挺好的。
王杰希心想。
已经有很大段的时间没再体验过在厨房外头听着令人安心的切菜声,只有偶尔回老家时母亲下厨才能感受到这种状况。

明明只是多个人,家中似乎就多了些温暖。

其实王杰希也不是没有想过,自己也该到了娶个好女孩、交待两老的年纪,但是想归想,他还是把生活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奉献给了战队,很多人都说他是工作狂,但他并不以为意,他热爱这份工作,不仅是为了战队,更是为了自己的荣耀,即使封印了魔术师的打法,他骨子里始终有着当年那份好胜、热血,就如同他的称号一般,千变万化,令人难以捉摸,有谁能真正了解他心中所想追求的?

比起恋爱更重要的是工作。
但偏偏他喜欢上的人跟工作密不可分。

他喜欢上的并不是什么贤慧的乖女孩,而是永远的宿敌、蓝雨战队的队长。
想到这,王杰希觉得自己铁定是疯了,更惊人的是,他似乎能感受到喻文州抱持着和自己相同的心情,但谁也不肯先开口,又或许……只是没人敢先破坏这个平衡。
王杰希自嘲的笑了一下,真是讽刺,那人现在还在厨房帮自己做晚饭呢。

他拿起桌上的茶杯轻啜了一口,准备将心思放回报纸,就听到瓦斯炉关上的声音。

“杰希,帮我清下桌子好吗,我要把汤端出去了。”喻文州喊道。
王杰希起身去收十餐桌,顺便帮忙排了碗筷,等忙完之后两人坐下,王杰希才看到喻文州到底做了什么东西。

简单的青菜豆腐汤、咖哩、薑炒肉丝。

“看起来挺好的。”王杰希称讚道。
“嚐起来更好呢,碗拿来,我帮你添饭。”
王杰希乖乖的将碗递给喻文州,只见喻文州添了满满一大碗递回给他。

“......这样太多了。”
“不多,看你又变瘦了,铁定最近又没好好吃饭,这几天住你家,饮食就归我管了。”
喻文州盛完自己的饭后便关上电锅。
“你这样还比我更像主人了。”王杰希夹了肉丝放进嘴里。
“嗯......果真蛮好吃,看不出来你手艺不错。”
听到王杰希的话,喻文州笑了笑。
“喜欢的话,以后还能做给你吃的。”
王杰希听到这番话后顿了顿,不知道该回些什么比较好,最后挤出了一声“嗯。”然后就安静的低头扒饭。
他还能够感受到喻文州心情很好的注视着自己的视线。

晚饭后,他们两个一起在厨房洗碗。
“你明天有想去哪吗?”王杰希问。
“嗯....明天晚上在市中心不是会有个活动吗?想要去逛逛。”
“那白天呢?”
“没特别想做的,不然在家打荣耀也不错。”
“……你大老远来北京一趟就只想打游戏吗。”
“哈哈。”喻文州冲了冲手上沾着泡泡的碗。
“只是觉得,可以两个人一起打游戏也挺好的。”
“被俱乐部知道我们两个到网游里虐菜这还得闹出多少笑话。”
“不过也挺有趣不是?大家当年还不是都从网游开始?在那里可以丢开身上的包袱,轻松的享受游戏,挺好的呗。”
“......也是。”王杰希轻笑,似乎随着喻文州的话语回到当年自己在网游里叱诧风云的景象。
的确挺好的。

04
已经洗完澡的王杰希等待浴室里的喻文州出来,他把放在橱柜的一套枕被拿出,放在自己的双人床上。
这样到底算是什么。
他不禁问了自己。
他和喻文州开始这样的情况已经有好一阵子,对话中藏着暧昧,互动就像恋人一样,但他们是吗?

王杰希不知道。

两个人都没有和对方表明心意,却又都接受现在这样的状况,王杰希有点不安,他没有什么恋爱经验,偏偏第一个就遇到如此棘手的情况,他爱上了敌队的队长,而且还和自己是同性,他甚至不知道喻文州对这段感情究竟是不是认真的,他不敢开口问,就怕一说出来后,得到的答案不是自己要的,怕一旦破坏了这样的关系,他们就再也无法回到原来的样子,和同性交往的压力有多大他不是不知道,但每次喻文州说的话、对他的亲暱互动,都令他十分难受,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名正言顺的接受这份温柔。
王杰希揉了揉眼睛。

“怎么了吗?”刚洗好澡的喻文州从浴室走出,用毛巾擦着湿头发,看到王杰希不太好看的脸色,关心的询问他。
突然听到声音的王杰希吓了一跳,随即很快的让自己的表情回复平静。

“没事,那个……床就只有一张,你可能要和我挤了。”
“没问题啊,我自认睡觉的的习惯蛮好的,应该不会吵到你。”喻文州将吹风机插上床头的插座,一屁股坐上床左边的位置。
“我应该也没什么问题。”王杰希自己想了想后这样回答。
“噗。”
“干嘛?”
“你知道有时候你的回答认真的很好笑吗?”
“……。”王杰希忽然觉得他有蛮大机率半夜把人踹下床。

两个人睡觉都习惯把灯全关,整个寝室只有冷气运转的声音,王杰希侧躺着睡觉,眼睛并没有阖上,他能感受到旁边人的呼吸声,甚至闻到他身上和自己相同的沫浴乳味道。
他把被子往上拉了一点。
“……杰希,睡了吗。”喻文州的声音从背后传出。
“还没。”
喻文州听到王杰希的回应后停了一下才继续说。
“谢谢你愿意陪我一起度过假期。”喻文州的声音有些软,似乎是快睡着的样子。
“没什么,快睡吧,明天还有事要做呢。”语毕,王杰希闭上自己的眼睛,而喻文州也没有再回话。

那天夜里,王杰希梦到了自己回到刚进微草训练营的年纪,当时的他还是个青少年,在模模糊糊中,他似乎也看到了年轻的喻文州,少年和自己一起坐在房间里看书,他抬头看着喻文州,少年露出不曾改变过的笑容回应他,而他自己却站了起来,抓住了少年的手腕说了些什么,他只记得梦中的喻文州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王杰希醒来的时候身旁的人已经消失了。
他摇了摇头,想不太起来自己梦境的内容,到底在梦境最后自己对喻文州说了什么?
王杰希慢慢坐起身,准备下床梳洗时,喻文州就从外头走了进来。
“醒了?”他看着眼前的人,喻文州已经换好衣服,似乎还外出过一趟的样子。
“嗯。”他迷糊的应了一声。
“怎么没叫我?”王杰希下床,拿起自己一旁的衣服。
“你看起来很累,想说让你多睡一下。”
“我去买了早餐,梳洗完后出来吃吧。”喻文州说完后就转身走出卧室。
“……。”
自己到底是带了个客人回家还是带了个妈妈,王杰希在心中吐槽了一下。

用完早餐过后,两人并没有像昨天说的在家打游戏,而是决定出去走走逛逛,王杰希开着车,喻文州在一旁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聊天。
“杰希你知道吗?你睡觉其实有坏习惯。”
喻文州突然蹦出了这句话。
“什么?”王杰希思考自己昨天做了什么事情,打呼?磨牙?说梦话?
“踢被子,还是很严重的那种。”喻文州一本正经的说。
“我昨天大概帮你重盖了3次左右。”
“......。”
“然后你昨天是不是梦到了什么呀?”
听到喻文州的话,王杰希觉得自己的心脏跳了很大一下。
“……我有说了什么吗?”
“有。”喻文州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但我不想和你说我听到了什么。”
“不说拉倒。”王杰希也不想琢磨自己到底说了什么,虽然在意喻文州的反应,但看他的态度没什么变化,他也不是很担心。
“生气了?”喻文州看向他。
“没有。”
“你闹脾气的样子很可爱。”
“我没有闹脾气。”
“是是。”
王杰希现在很想把喻文州赶下车。

05
“你有没有发现,其实你烦人的程度不输给黄少天。”

喻文州和王杰希在大街上走着,虽然已经是夜晚,但因为有活动的关系,人潮众多,摊贩的灯光也让夜晚有如白天一般。

“有吗?要是你常常和他待在一起铁定不会那么说。”喻文州不以为意,每天和联盟话痨处在一块,他不觉得自己的烦人程度比得上黄少天。
“他的烦是吵,但你的烦是嘴贱。”王杰希喝了一口手上的饮料,接着听到旁边的路人议论纷纷。

“欸你知道吗,听说等等会有烟火表演!”
“是吗!那我们先去抢位子吧!”
喻文州听到后,转头看向王杰希。
“去看吗?”
“可……”
王杰希的话还没说完,前方不远的地方就传来很大一声“咻。”
接着下一秒灿烂的烟火在夜空中炸开。
众人纷纷争相往前挤,王杰希被后方的人撞到差点跌倒,幸好喻文州即时抓住了他,接着抓着手臂的手往下移,牵起了王杰希的手,他转头对王杰希露出令人安心的笑容,对他说,“跟着我走。”
王杰希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烫。
人群边移动边看着天空施放的烟火,没有人注意到一旁两个男人手牵手的走路,王杰希这是第一次碰到喻文州的手,明明这手总是被大家取笑成手残,但现在手中传来的踏实及温度,却让王杰希感到十分安心,他觉得自己的手和脸都在发热,于是安静的低着头,跟着喻文州前行。

过了一阵子,终于走到人群比较少的地方,喻文州放开王杰希的手,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的倚靠着栏杆,闭上眼睛吹着晚风。
王杰希看着他。
他觉得自己应该和他说清楚。
在他准备说话时,喻文州却先一步开口。
“再等一下。”喻文州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看着王杰希,而是看着远方的夜景。
王杰希怔了一下,接着开始思考他的意思。
再等一下?是指他也还搞不懂现在的情况吗?还在评断该不该和我在一起吗?
王杰希有点焦躁。
看王杰希久久不回应,喻文州又继续说。
“我知道你在不安什么,不用担心。”
“只是再等一下。”
喻文州走向王杰希,抱紧了他。
王杰希觉得脑袋有些混乱,但被喻文州抱住的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原本像被石头压住的胸口,舒坦了许多,他的手回抱住他,回了一声“嗯。”
虽然他还是不明白喻文州的意思,但是现在这个时刻,他只想感受他的温度,这份感情在他心中已经藏的太久,他害怕失去,总是小心翼翼的隐藏自己的情绪,但现在这个拥抱,让他确实感受到这人就在他身边,他们不用考虑旁人的眼光,此刻就只有彼此。
他知道平衡正在渐渐被破坏,但是还缺了最重要的一步,他想这大概就是喻文州要他再等一下的原因。

06
两个人在那天之后又过了快2个礼拜的放假生活,在这之间一起去做了很多活动,像是到处逛逛、看展览、吃美食,甚至有一天的晚上还一起去看了夜景。

当然也花了不少时间打荣耀。

两人开了小帐一同到网游中晃晃,有时兴致来了,就到竞技场去PK个几局,虽然现在的胜负还是王杰希比较可观,但也没坏了喻文州的心情,两人还会在睡前用胜负决定谁先洗澡。

时间很快的,已经到了喻文州留宿的最后一天,明天一早他就要到机场搭乘回广州的飞机。

“东西都收十好了吗?”王杰希看着准备上床的喻文州。
“差不多了。”喻文州把夜灯关掉,躺好后侧身面向一旁的王杰希。
“谢谢你这几天陪我。”
“我才谢谢你煮的食物,让我又胖了1公斤。”王杰希转身面向喻文州。
“要是可以把你养得更胖就好了,我回去之后你要好好吃饭,不是教你怎么煮了吗?别常吃外食。”
“知道了,你是老妈子吗。”王杰希撇撇嘴。
“也不要一直踢被子,小心着凉。”喻文州边说又边把王杰希身上的被子往上拉了点。
“……你是把我当三岁小孩吗。”
“不是。”喻文州盯着他,又重新说了一次,“不是。”
王杰希看向他,一时不知道该回些什么,两人沈默了一下,接着喻文州开口。
“杰希。”
王杰希点了点头。
“我今天可以抱着你睡觉吗。”
喻文州的手放在王杰希脸颊,拨了拨他的头发,王杰希觉得有些痒,晃了晃脑袋,然后开口回了喻文州。
“好。”

两人的距离很近,这次王杰希很清楚的闻到喻文州身上带着和自己相同的味道,喻文州的手环抱着他,颈后的鼻息让王杰希觉得有些痒,但他喜欢听喻文州呼吸的声音,他握住喻文州抱着自己的手,感受到背后的人已经睡着,他突然想到,明天就要分开了。

舍不得。

他对自己的想法感到讶异。
他明明连自己的打法、风格都能够舍去,唯有喻文州,他舍不得。
每次的分开,都不确定下一次的见面。
甚至连下次见面后会是什么状况都不知道,也许一次次的分开,未来的某次见面就会在他们两人其中一人的婚礼上,想到这,王杰希感觉到自己心脏的抽痛。

他到底想要什么,王杰希问问自己。
一直在逃避的问题,他觉得自己是时候要面对了。

他爱喻文州,想和他在一起。
不用顾虑外在因素,他就是想和这个人在一起。
他想不顾一切的表达自己的爱意,他想亲吻他、想碰触他,偶尔能约个会、或是能不怕世俗眼光的在街上牵手。
他握住喻文州的手的力道又增强了些。
等明天到来他一定要说清楚,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他,王杰希有些模糊的想,然后,眼皮渐感沈重。

07
隔天一大早,王杰希就开车带喻文州到机场,停好车后,两人一起等待通往机场的马路的红绿灯。
王杰希正在想自己该什么时机说出口,习惯性的将手插进口袋,意外的摸到了一样东西。

是喻文州送给他的钢笔。

“噢?你还留着。”喻文州看着王杰希手中的笔,眼睛亮了起来。
“我想问你,你当时说你有两支是不是骗人的。”王杰希的大小眼就这样直勾勾的望近喻文州眼里。
“被发现啦。”喻文州叹了口气。
“不那么说的话你不会收下的吧?”
王杰希闻言,挑了挑眉。
“你是不是……”说到一半,王杰希停顿。
“不。”
“文州。”王杰希赫然拉住他的袖子。
“我已经知道了,不用再等了。”
“我……”
话还没说完,喻文州就抬起他的头,用手抓着王杰希的衣领吻了上去。
王杰希有点惊讶的张大了眼,喻文州却是闭起眼睛温柔的亲吻他。
等到喻文州离开王杰希的唇,马路转为绿灯,喻文州对他微笑,拖着行李走到了对面。
王杰希在原地看着对面的喻文州,他还是露出一样的微笑。
刹那间,他明白他不用再说些什么了。

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

他等待的东西已经实现了。
喻文州对他挥手挥手后,转身离开。
马路上,王杰希的耳根红了起来。
他们似乎已经谈了很久的恋爱,但现在一切才刚要开始。


FIN.



写了自己最喜欢的cp非常满足 有点难阐述自己想表达的喻王 自己的文笔还不够好 如果能让大家从中感受到一些我想表达的喻王那就好了
中间会梦到看书是因为男子梦到读书=爱情将会成功
之后也许会有喻队视角?会知道王队的梦话到底说了什么
好想开车喔~
喜欢的话请给我小红心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包包包子铺!:

“我的魔术师,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2017.7.6日,王杰希18岁生日

2017年9月,王杰希正式出道

从此,我们拥有了一位魅力无限的成年魔术师


LOFTER邀请所有喜欢杰西卡的小伙伴,一起来送上爱之点赞力,助力魔术

师登上LOFTER开屏

↓↓↓

即日起至7.4日24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手点赞

·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 红心数量超过5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杰西卡专题+庆生

微博

·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杰西卡专题+庆生微博

· 将从所有参与的小伙伴中,抽取5名送上LOFTER王杰希特典LOMO卡1套

注意:以上统计均只包括小红手哦,推荐、转载等不计入在内,当然,依然欢迎用评论等送上你想说的生日祝福哦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王杰希18岁生快#标签),成为此次庆生开屏/专题/轮播位图、以及专题文字素材,我们将按照热度优先选择,如果喜欢太太的图,一定要多多为她打call~


王杰希X妳---關於妳和他的故事


女-(私設)稱為妳,個性比較像小孩,但希望杰希不要把自己當孩子,努力增加女人味(X,發生事情會憋在心裡,偶爾會鬧脾氣、撒嬌,在微草俱樂部附近的咖啡廳上班
故事發生在交往後2年。

正文-------------------------------------------

微風拂過門口的風鈴,妳趴在咖啡廳的吧台上,這個時間點的客人比較少,現在在妳面前的只有兩個大嬸在聊天,妳無聊的聽著她們的對話。
「欸妳知道嗎?最近不是新聞都在報那個甚麼耀的遊戲?聽說中國隊拿了第一名,我家那個兒子這幾天一直嚷嚷著要當職業選手。」
「哎呀!榮耀對吧?我兒子也是,比賽那幾天一直坐在電腦前看,叫他去睡覺也不去,贏了的那天還在電腦前大叫,嚇死我和他爹了!」
妳聽著她們的對話,不免覺得有趣,現今網路發達,遊戲的發展越來越厲害,電競產業已不像幾年前受到人們忽視,近年來全球性的比賽越來越多,職業選手的表現受到更多關注,而剛剛那款稱為「榮耀」的遊戲,正是妳男朋友的工作,身為中國隊的選手之一,前幾天他們帶著冠軍回國,媒體已為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最近杰希也接下幾個採訪工作,比出國前更加忙碌。
說到王杰希……。
妳看著窗外的天空想了想,今天正好是你們交往滿2年的日子,和王杰希第一次見面就是在這間咖啡廳,那天早上、王杰希穿著白色的襯衫,和妳點了一杯卡布奇諾,之後他坐在角落的位置,拿出厚厚的資料觀看,妳泡好卡布奇諾,準備放到他桌上,卻不小心手滑了一下、咖啡濺到他一旁的綠色外套,妳著急的馬上鞠躬和他道歉,準備接受責備,卻聽到頭上傳來溫柔的一句「沒關係。」,妳抬起頭,對上了他的眼睛,他的大小眼十分深邃,皮膚白皙,是個很有氣質的男人,妳感到非常不好意思,拿起他的外套,和他說:
「那個…如果不急的話,請讓我把外套洗乾淨還你…如果住很遠的話,也可以用寄的。」
妳的話讓他有點驚訝,他愣愣的點了點頭
「我就在附近而已,可以明天早上來拿。」
而這件事情,就變成了你們認識的契機。
隔天,王杰希依照約定來到了咖啡廳,你遞還給他外套的時候,順便問了他:
「你是在附近那間微草俱樂部工作嗎?看到你的外套上有他們的圖案。」
「嗯,是的。」
「是和電競有關的工作對吧!?」妳笑了笑,妳的閨蜜恰好是榮耀迷,時常聽她說起藍雨輪迴微草等等戰隊,對這些東西也略有所知。
「是的。」他接過袋子,「妳也喜歡榮耀嗎?」他問。
「嗯……我有一個朋友是榮耀迷…常常聽她提起你們戰隊的事,真的很了不起呢!」
「是嗎。」妳看他平淡的表情似乎帶了點微笑,自己的隊伍被誇獎了果然會很開心吧。
在這之後,王杰希時常會在早晨來咖啡廳,每次和他見面、你們都聊了很多東西,從知道他的名字、漸漸聊到工作、興趣……。
「原來你是微草的隊長嗎!!!!」某一天,和他聊到戰隊的事,妳才得知了這個消息,當下妳十分震驚,接著就開始感到羞恥……自己居然和一個戰隊隊長聊自己很爛的遊戲技術!沒錯,妳也有在玩榮耀,角色是戰鬥法師,不過說到裝備、技術等等……唉!還是別提了吧!
「現在才知道嗎?」他對妳的反應感到好笑,不小心笑了出聲,看到妳嘟起嘴巴,他摸了摸妳的頭。
「別擔心,有遊戲的問題可以問我。」
「唔……」看著他溫柔的表情,妳稍微放鬆了些,但也偷偷在內心深處訂下了總有一天要讓他刮目相看的目標。
這樣的日子度過了一個多月,妳漸漸發現自己的視線總是落在王杰希身上,每天早晨和他聊天的時光,成為了妳的小確幸,偶爾聊天時他露出了微笑、或是摸摸妳的頭的時候、總是令妳心跳加速。
「該不會……」妳拍拍自己泛紅的臉頰,搖了搖頭,腦中卻浮現出王杰希的臉,那時,妳確定了自己喜歡上了他。
隔天早上,他一如往常地來到咖啡廳、坐到角落的位置,妳為他端上卡布奇諾,卻沒馬上離開,妳鼓起勇氣開口問了他:
「杰希你、你為甚麼每天都來呢?咖啡不會喝膩嗎?」
你原本以為他會回答「單純離公司很近」、「因為我就喜歡喝咖啡」之類的答案,沒想到面前的他停了一會兒,才緩緩地說:
「因為我想見到妳。」
聽到他的回答,妳的臉紅的像是要滴出血似,看到妳的反應,王杰希伸手握住了妳的手,手上傳來的觸感,讓妳不禁一瞬間腦中跑馬燈閃過「啊啊啊不愧是職業選手連手都保養得很好啊啊啊」
「從和妳聊天後,我就漸漸被妳吸引。」王杰希看著妳,開始和妳解釋
「也許妳會覺得有點突然…但…」
「妳願意和我交往嗎?」妳望向他的臉,看到他不曾出現過的情緒,那是帶著有點緊張、卻又認真的表情。
妳握緊他的手。
害羞卻又難掩喜悅地低下頭。
「好。」
從那天開始,你們的關係改變了。
和王杰希交往的日子,和當初想像的並不一樣,比起多了一個男朋友,更像是多了一個爸爸,他總是十分關心妳,妳原本以為他是一個很正經、有點嚴肅的人,但他每天只要工作做完,就一定會來咖啡廳接妳下班,然後一起走回家,有時路過小吃攤,看到妳快要流出口水的嘴巴,雖然會叨唸幾句「太晚吃東西對身體不好…」但還是會牽著妳去點幾串串燒,而有時候他加班的比較晚,回到家時妳已經睡著,他會把妳踢掉的被子重新蓋好,然後從背後抱住妳一起進入夢鄉,到了假日,有時妳會和他說想去吃甜點、想出去玩,他總是看著妳指的每個地點,溫柔的說好。
不過待在家、看他玩遊戲度過的假日也不少,那時候妳總會調皮的窩在他旁邊,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偷親他一口,雖然他操作的手沒停下,但還是會瞥妳一眼露出「受不了妳」的表情,等到他打完遊戲,就會把妳抱到床上去,兩個人握著手、聊聊天,討論晚上要吃甚麼。有一次,妳鬧著說要減肥,連續幾天都吃得很少、都快把自己餓昏了,他似乎看不下去,在一個假日故意煮了一桌妳喜歡的菜,順便幫妳添了一大碗白飯,妳看著桌上豐盛的飯菜,露出痛苦的表情。
「王杰希你就一定要做的那麼絕嗎!明知道我在減肥還故意……。」
「妳不用減肥,我就只想看到妳開心的樣子。」他無視妳的抗議,走到椅子旁坐下。
「吃嗎?」他的大小眼盯著妳,最後妳敵不過他的視線,還是乖乖的爬上的椅子,
「得把妳養肥一點。」他笑著看著眼前塞滿食物、雙頰鼓的和倉鼠一樣的妳。
當然,如此甜蜜的你們也曾經吵架過,那次爭吵是因為看到王杰希的緋聞,妳一氣之下約了朋友喝酒喝到半夜才回家,妳回到家時,發現燈還開著,王杰希交叉著雙臂靠在玄關,看到妳搖晃的步伐,連忙上前把妳拉住,他臉上明顯帶著不悅的表情。
「怎麼喝酒了?為甚麼弄到那麼晚?也不接我電話?妳一個人這樣喝醉回家很危險妳難道不知道嗎?」他皺起眉頭,抓住妳手臂的力道也大了些,面對他一連串的質問,妳內心帶著委屈和怒意甩開了他的手。
「你不用管我那麼多,我想去哪就去哪,而且我也不是三歲小孩,我能顧好我自己,倒是你、王杰希,在外面拈花惹草難道不需要反省嗎?與其管我那麼多,還不如先把自己顧好。」妳似乎是藉著酒意,一口氣把難聽話都說出來,接著準備繞過他走回房間,王杰希聽到妳的話後,臉色變得很難看,他拉住妳的手臂,粗魯地把妳壓在牆上。
「已經說那是誤會了妳還不能相信嗎…?」
「難道在妳心中我就這麼不值得信任?……妳在我心中有多重要還需要我說嗎?」
王杰希說完後,便走出了家門,妳呆呆地站在原地,眼淚一滴滴的落下,其實妳心裡明白,他並不會背叛妳,只是妳很沒安全感、對自己很沒自信,覺得自己沒資格站在他身邊,他對妳付出這麼多,自己卻常常讓他擔心……。
沉澱了一段時間後,妳急著跑出門,想找到王杰希、好好和他道歉,但附近的街道都找不到他的身影,跑了很久,妳最後在咖啡廳前找到他,他正站在前面,看著咖啡廳拉下的鐵門。
「王杰希!」妳朝他大吼,看到他轉向妳的臉,妳的淚水又落了下來,妳撲到他懷裡,緊緊抱住他。
「杰希…對不起…。」
王杰希撫上妳的頭髮,把妳擁入懷中,
「對不起,讓妳不安了。」
妳聽到他的話,搖了搖頭,
「是我不夠成熟,總是讓你擔心,我以後…不會再這樣了…。」
王杰希捧起你的臉頰,手指拭去妳的淚水。
「別哭了,妳哭的表情我不喜歡。」他捏了捏妳的臉頰。
「回家吧。」他蹲下,做出要揹妳的姿勢,妳乖乖趴上他的背,抱緊他的脖子,走回家的路上,一晃一晃的感覺讓妳慢慢睡去。
這件事情後,妳和王杰希就沒再吵過架,而相處的時間越久,妳慢慢發現許多王杰希不為人知的地方。
例如他其實很愛撒嬌,睡前總是喜歡抱著妳蹭,或是在妳煮飯的時候,從後面抱住妳,將頭靠上妳的肩膀,那時妳就會知道他今天可能遇到不太順利的事,妳會放下湯杓,摸摸他的頭,給他點鼓勵。
王杰希也不吝於說情話,他似乎很喜歡看妳害羞的表情,有一回妳和他一起看電影,裡面的女主角非常漂亮,妳說了一句「她真好看,要是我也能和她一樣漂亮就好了。」
結果王杰希認真地打量了一下,接著說:
「不用改變,我就喜歡這樣的妳。」
妳深切感受到號稱聯盟第一蘇的威力。
而全世界敢作弄他的大概也就只有妳了,妳總是喜歡摸摸他的眼皮,然後淘氣地說:
「王大眼阿~以後我們的小孩要是像你可該怎麼辦呢?」妳笑了笑,瞇起一隻眼睛,模仿他的表情,而他也不生氣,只是無奈的看著你。
「孩子都會像你一樣可愛的。」
妳聽了後開心的湊近他耳邊
「那他們一定都有像你一樣可愛的眼睛。」
接著妳快速親了下王杰希的嘴唇,但這一下似乎滿足不了他,王杰希將妳壓在身下,給妳了一個深長的吻。
和他度過的每一天,都是那麼的美好。
想到和王杰希種種的美好回憶,妳不禁露出傻笑,接著兩位大嬸過來結帳,妳連忙回過神把帳單處理好,等收拾完杯具後,妳看了看錶,也要到了下班時間,妳走出咖啡店,拉上鐵門,一回過頭就看到遠遠走來的王杰希。
「杰希?今天你不是要採訪到比較晚嗎?」妳疑惑的看著他。
「想來接妳,所以就快點結束了。」他牽起妳的手,但走的方向並不是回家的路。
「要去哪裡呀?」妳乖乖地跟著他走。
「秘密。」
沿路上,王杰希都緊緊的牽著妳,地點似乎有段距離,於是他便和妳閒聊了起來。
「我去蘇黎世的那幾天有想我嗎?」王杰希冷不防冒出了這一句,讓妳笑了出來
「當然,每天都看比賽呢!」妳每天下班後,總是會上網把當天的賽事補完,知道王杰希很忙,也不敢傳訊息打擾他,只是每當看著螢幕上的王不留行,彷彿他就在自己面前,那個角色妳看過數千次,有時他護著妳的戰鬥法師,帶妳打過boss,有時他陪妳進到競技場,陪妳練習招式,有時輸了太多次,妳就叫王杰希不准動滑鼠,讓王不留行被妳的小小戰鬥法師砍到沒血。
王不留行永遠在妳的戰鬥法師身邊守護妳,就像王杰希永遠在妳身邊守護妳一樣。
「看到決賽時很緊張吧。」他握緊妳的手,似乎再次想到當時奪冠的激動。
「沒有喔。」妳微笑。
「我一直相信,你們一定會拿冠軍。」沒錯、我深深相信,如果是你一定能夠做到。
聽到妳的話,杰希露出笑容,接著帶妳走到前方不遠的木椅,一坐下,妳就聽到煙火的聲音,妳抬起頭,看到無數的煙花綻放。
「好漂亮…。」妳開心的看著煙火,王杰希則走到妳身後,將掛著世界賽冠軍戒指的項鍊戴到妳脖子上。
「我一開始就決定,得到冠軍後要將這個給妳。」
「謝謝妳一直陪在我身邊。」
妳看著他走到妳面前,。
「而這是我決定回來後要做的事。」王杰希從外套口袋拿出了一個黑色絨盒,打開後,裡面放置著一個小巧的戒指。
他單膝跪下。
「我會肩負起妳的未來。」
「我希望接下來的日子妳也陪在我身邊。」
「妳願意嫁給我嗎?」
王杰希看著妳,眼神深處盡是對妳的愛意。
妳有點不知所措,感動的淚水悄悄滑落,妳點了點頭,回答了「我願意。」
他握住妳的手,將尺寸剛好的戒指套在妳手上。
「這樣妳就再也逃不出魔術師的手掌心了。」他吻上妳的唇,而妳閉上眼睛回覆他,身後伴隨著煙花聲,嘴唇傳來的溫度也像煙花一般、炙熱而溫暖。

北冥游鱼:

还是なるせ太太的

新荒前提荒新(just for one night ←并没有着重描♂写

荒北想要摆脱童贞最后成功从新开身上处男毕业的故事x

注意避雷

A 瓜:

我知道我錯過了很多......鑽a動畫完結330御澤日還有愚人節我通通都錯過了@@

但我還是要說......


恭喜動畫完結!!!

御澤日快樂!!!!!!!!!!!!

愚人節快樂!!!!!!!!!!!!!!!!!!!!!


畫張短漫以示誠意XDDD

《荒北生日賀文·新荒新》

晨光從窗簾縫隙照進屋內,落在床上睡夢中的橘髮男子身上,似乎感受到眼皮外的光亮,他眼皮微顫,手下意識的往身邊的位子伸去,但傳來的感覺並不是他所想的那人的溫度,而是冰冷已久的床單,他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起身往客廳走去。
「靖友?」他望了下四周,沒看到人,忽然聞到一股香味,定睛看到擺在餐桌上已經做好的早餐,吐司還有點溫度,他拿起吐司往嘴裡塞去,看到盤子下壓著的紙條:

今天有重要的研究會議,大概會晚點回來,晚餐不用等我了
P.s早餐冷的話再自己弄熱

「一大早就出門了阿..」新開想起來前幾天的確有聽荒北說過這件事,接著下一秒他好像突然想到什麼瞪大了雙眼,「今天不是....」回頭看牆上的日曆,大大的4月2日寫在上頭,他沒想到這個人連自己的生日都可以不在意的全部拿去工作,雖說荒北並沒有誇張到像個工作狂,但只要他一投入下去自己負責的事情,便會一心一意的把事情做到完美,他知道荒北忙了這個研究一個多月,似乎今天的會議是最後階段,但是今天也是他的生日,卻要到很晚才能回家,他稍微心疼了一下荒北,想了想決定今晚要給他一個生日驚喜。

----------

指針已經指向9:30,新開一個人坐在客廳,聽著秒針滴滴答答的走過,桌上擺著一個蛋糕,一旁放了幾根蠟燭,還有一個用精美小盒子包裝起來的禮物,「一個會議也沒開那麼晚吧...」他等的有點不耐煩,傳給荒北的訊息也沒顯示已讀,他開始有點擔心,雖然知道荒北不喜歡在工作時給他打電話,但他還是決定按下荒北號碼的通話鍵。
嘟嘟嘟—
「喂?」
電話的另一頭接起,背景聽得出人群吵雜的聲音,荒北似乎是壓低音量,顯得聲音有點倉促
「靖友怎麼還沒回家?」
「抱歉,剛剛討論完被拉來吃宵夜,可能要11點多才會到家。」
「沒喝酒吧?」
「沒有啦,如果沒什麼事先掛了」
「等等..!靖友,今天是你生日...我..」
「突然說這幹嘛,你也知道我不過生日的,呆茄自己早點睡」
「不是的靖友...」新開有點失落,聽到電話另一頭似乎是荒北的同事大喊「荒北快點大家在等你」
「怎樣?」荒北詢問
「不...沒什麼,靖友你去忙吧,早點回來,不要讓我擔心。」
「.....知道了」
他掛掉了電話,看向桌上的蛋糕,無力的坐回沙發,開始回想起在箱學時和荒北、福富、東堂一起騎車的情景,那個時候的他們似乎沒那麼多外界的壓力,和荒北也總有更多的時間相處,只是人都會長大,從和荒北交往,到畢業後同居,如今各自有工作,時常一早起來看不見戀人,有時自己加班回來時荒北已入睡,比起互相寒暄的時間,更多的是錯過,想到這,他覺得自己很任性,明明知道這是沒辦法的事,他還是希望有更多時間可以觸碰靖友、和他在一起,他珍惜每個假日、和靖友吃飯的時間,努力希望可以抓住更多空隙,只是他開始擔心,是否這一切只有他單方面的渴望。
時鐘快指到10點,離荒北回家還有一個多小時,他決定把蛋糕拿去冰,當作明天的早餐,正當他拿起蛋糕時,門口傳來的鑰匙開鎖的聲音,荒北匆忙的跑進屋內,看到新開拿著蛋糕,大概料到了是怎麼一回事。
「靖友!?你不是...」
「笨蛋,剛剛覺得你聲音怪怪的,掛完電話打個招呼就趕回來了。」他額頭還有些汗,荒北把外套脫掉,才剛抬頭,新開就過來緊緊的把他抱入懷裡。
「靖友,生日快樂。」
荒北瞄到桌上包裝好的禮物和剛剛的蛋糕,想到眼前這個男人為了他的生日做了那麼多準備,不禁感到一陣害臊,只是用說的很難出口,於是他伸出手回抱了新開。
「嗯,謝謝。」
「靖友,最喜歡你了,最喜歡了」
「好好好。」
「靖友呢?」新開撫上荒北的臉,自己的臉上充滿了不安心的感覺,荒北看到眼前人的反應,明白到工作讓兩人產生了距離,而眼前這個人不好好說清楚就容易胡思亂想。
「你呀,既然知道我不擅長講情話就別故意讓我難堪了」荒北瞅了他一眼
「靖友不說我不會明白的。」新開似乎有點撒嬌,他希望荒北能夠親口說出來,把他對他的感情表達出來。
「唉。」嘆了口氣,荒北拉了新開的領子,粗魯的吻了上去。
「這樣明白了嗎?」荒北笑了一下,看著新開紅通的臉,沒意識到自己的臉頰其實也帶了一抹紅暈。
「靖友,明年再一起過生日吧,不只明年,還有好多好多年都要幫你過。」新開笑了,再次抱住荒北,把頭靠在荒北的肩膀上,聽到新開的話,雖然荒北覺得有點麻煩,但想了想覺得就這樣吧,而且他也想和他有更多時間在一起,不只是現在,還有很久之後的未來,都要一直在一起。
「嗯,知道啦。」兩人相視而笑,夜裡,一棟小公寓內開著明亮的燈光,為這特別的日子,增加了一點色彩。
靖友,生日快樂。


-fin-

-------後記
荒北生日快樂//
這是幫北北過的第二年生日
入車車也一年多了,覺得時光飛逝
看看去年生日賀文和今年感覺差很多
感覺更像荒新(
但不變的還是對這兩隻的愛哈哈哈
明天還要上課熬夜嚕了文希望傳達我對北北滿滿的愛😘
2016.4.2


新荒 與你度過的冬天

半夜嚕出來的東西(x

正文:
從外面一進到家裡,身子感覺溫暖許多,新開準人將門關上後,脫下了厚重的外套,掛在玄關旁的勾子上。

「我回來了。」他喊了聲。明明屋裡燈光都開著卻沒有回應,大概知道發生什麼事,他慢慢的的走到客廳,一看發現自己想得沒錯,荒北趴在暖桌上睡著了,桌上擺著幾本關於研究的書,還有一本寫滿密密麻麻字的筆記本,看到荒北手旁的筆,他知道荒北一定是忙到睡著了,前幾天聽他說有重要的論文要寫,可能是這個原因讓荒北這幾天都無法準時上床睡覺,眼睛下的黑眼圈也很明顯,心疼的摸了摸荒北熟睡的臉,這個動作讓睡著的荒北眼皮動了動,然後昏沉的打開眼睛。
「.....你回來啦。」他揉了揉頭,聲音還略帶睡意。
「嗯,吵醒你了嗎?抱歉。」
「沒有...現在幾點了?」他低下頭把桌上散亂的東西收好,我看了看時間
「八點多了。」
「吃過了嗎?」
「還沒。」
「那我去煮水餃。」他站起身,往廚房的方向走去。
「靖友,我來用就好了!」本來想阻止他,可是卻從廚房傳來他的聲音
「我可不想吃破掉的水餃!」
-----
吃完晚餐後,兩個人坐在暖桌裡,邊看著電視上的娛樂節目邊聊天。
「外面很冷呢。」新開隨口說了一句
「你今天早上不是穿了很多件出門?」
「那樣還是很冷啊,是靖友穿太少,如果感冒了怎麼辦。」
「你是老媽子啊!」
「哈哈。」
兩個人沈默了一下
「....靖友。」
「幹嘛?」
「工作還好嗎?」
「嗯,論文是做完了,只是還有其他事要忙,下星期有假應該可以休息一下。」他翻了翻行事曆
「下星期我也有假,不如我們出去約會吧。」新開笑了笑,很久沒和荒北有一起休假的機會,終於這次給他逮到,當然要好好利用。
「外面冷死了。」
「我們可以去泡溫泉啊,可以在飯店住個幾天。」新開開始計畫有哪裡可以讓他們好好渡過休假,原本想開口反駁他的荒北,看見他期待的表情,也無奈的嘆了口氣
「...你想去哪就去哪吧。」他把手撐著頭,轉頭面向電視
「泡完溫泉可以去吃火鍋。」
「嗯。」
「還有我們可以在房間看電影。」
「嗯。」
「還有啊.......」
兩人的交談聲充斥了整個客廳,看到新開很開心的說著想和他一起做的事,荒北也不禁露出微笑。
外面寒冷的天氣,無法侵襲到他們的周圍。有彼此的陪伴,寒冷或疲憊也像是遇到陽光的雪花一樣消失。

冬天似乎也沒那麼冷。荒北心想

end-

後記
我沒有新開所以我快冷死了(幹
半夜嚕個文這是今年第一篇耶
希望考試快考完我就可以盡情的騎車
啊啊明天還要7點起床去補習
希望大家可以看新荒得到對抗冬天的力量(鑽棉被

好可愛哦~~

新荒短篇 擁抱


¥不是補生賀只是昨天半夜的腦洞
¥拜託你們快結婚
¥應該是砂糖

自從和新開上了不同大學後,我們兩人見面的時間變得更少,那些生活瑣事、思念、幾乎都用電話來聯絡,說不在乎是不可能的,即使每天聯絡、電話內的聲音再堅定,那傢伙不在身邊,總感覺我們的內心十分遙遠。

如果連我都這樣了、那個呆茄不就更痛苦嗎。

我的頭靠著窗戶,看著窗外的天空、
回想到當初我和他說要報考洋南的時候......。

「靖友.....。」
「煩人、別擺出這種表情。」我看著眼前的人,臉上是震驚和不捨。
「爲什麼不和我和壽一一起去明早大?這樣我們..」
「新開。」不等他說完我便打斷了他的話。
「我們有不同的路、不能夠用交往這件事束縛住。」
「不然我和你一起去洋南...!」
「呆茄嗎你..!?你既然能夠到明早大就該好好發揮、我不想成為你無法成功的藉口。」似乎是被我的語氣給嚇到、新開低頭握緊著雙手不語。
我停頓了一下、
「見面什麼的現在交通也很方便、我也能好好照顧自己,你放手去追逐自己的夢想吧。」
「可是靖友.....」
「我也有我的目標,小福就、交給你了。」我低著頭等待他的回答
「......我知道了,不過每天都要通電話,沒有靖友在的話、我可能會變得很無能。」他苦笑了一下
「呆茄。」我上前抱住他,將頭埋在他的肩頸
「我們太過依賴彼此了。」
他微笑,抱緊我的背部
「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

那是我們在邁入大學生活前的一段插曲。

「...荒北....喂...荒北!」
聽到旁邊金城的呼喊、我才一下子回過神來。
「阿?怎麼了嗎?」
「看你一整節課都在發呆、教授都不想理你了。」
「哦是嗎,剛好在想點事。」
眼前帶著眼鏡的男子,稍微看了我一下後思考說
「今天是去接他的日子吧?」
我嘆了口氣、又抬頭對上他的眼睛
「恩、是阿。」
而金城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笑著搖了搖頭
「我會和教授說你身體不舒服、你就早點去接他吧。」
..........真不愧是金城。
「謝啦..。」和他道了謝、我背起我的書包往教室外走去.....。

-----
車站外面來來往往的人潮、我靠在一旁的牆上,等著熟悉的身影出現。

過了不久、一個在人群中特別突出的橘髮、手上拿著營養棒的男人映入我的眼簾。
「喂!新...」我還沒說完、一個偌大的衝勁讓我踉蹌的往後退了幾步。

思念已久的他緊緊的抱住我。

「......這裡是公共場所,克制一點。」我試著將他推開,可是他的力氣似乎不讓我這樣做。

「靖友....靖友...」他的頭髮磨蹭著我的頸部,一段時間後,他抬起頭笑著看著我。
「好想你阿。」

.......我不確定我現在是不是想哭。

------

「靖友...靖友」新開抱著我、邊吻著我邊磨蹭我的臉頰
「喂...阿...你..你這呆茄起碼等進門再做。」我一隻手推著他、另隻手努力將鑰匙插到鑰匙孔裡
在一番掙扎下好不容易把門打開、將他從門廊拖到臥室。
「好想你、好想抱你。」新開將我壓在床上、把頭埋在我肩窩。
「......笨蛋,我也是啊」我的雙手緊緊抓著他的衣服。親吻著他的臉頰、你的聲音、你的味道.....
「......好想你。」
聽到我的話,新開直盯著我的臉、然後露出以往溫柔的笑容
「今晚不會讓你睡的。」
「我早就知道了。」相視而笑、我們沈溺在彼此的愛戀。

------
早上的陽光透過窗簾照了進來...
鬧鐘還沒響我就昏昏的張開眼睛。
和以往自己一人在家不同、我感覺到我被抱在懷中。
眼前的人還熟睡著。
看見他的臉,讓我安心了許多
昨日翻雲覆雨的痕跡已經被清理乾淨、我身上也換上了乾淨的睡衣
「嘖.....昨天果然太超過了」我動了動身體,結果下身一陣痠痛害我忍不住咕噥。
似乎感覺到懷中的人醒了、新開也張開眼睛,一臉滿足的看著荒北。
「早安呀靖友。」
........真虧他睡得那麼好。
「吵醒你了嗎?」我放棄移動身體,又窩回了他的懷裡。
「沒有,靖友很痛嗎?抱歉昨天真的有點太超過了。」他表情愧疚、手放到我腰上揉著。
「.....你哪次不超過?」我任由他動作、看著他的臉
「因為靖友每次都會原諒我嘛。」

------
「我好喜歡這樣抱著靖友、這樣我們的心就會很接近。」
「........新開。」
「恩?」
「畢業後...我們同居吧。」
我的話一出來、新開好像就被我嚇到般的嘴巴微張。
「靖友...我好高興...」他吻上我,我閉上眼睛接受他的回應。

我們的路很長、即使艱辛又坎坷,我們只要擁有對方便能有走下去的動力,我希望遙遠的某天開始,我們可以每天用心臟最靠近的距離、一起走過好多好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