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泽

默默耕著自己的小田園。

【全职高手/喻王】無言之愛

暖暖平淡的喻王
有点久没写文了 希望各位喜欢  
如果生日前产不出这篇就当贺文了


01
王杰希一手拿着战队资料,一手握着钢笔规律的敲着桌子,脸上是专注的神情,仔细看的话还能察觉到些许疲态,看着自家队长认真工作的模样,高英杰站在门口不敢吭声,就这样等了一会儿,王杰希终于瞥到门口的身影。

“怎么了?”王杰希抬头看着眼前的人。
“阿……没,我们已经收好行李了,许斌前辈说要一起去吃饭,队长要来吗?”

换上便服、戴着鸭舌帽的高英杰露出笑容,手上拖着整理好的行李箱,等待自家队长的回应。
只见王杰希抬手挥了挥手上的资料。

“不用了,你们去吃吧,我再处理一下东西。”
语毕,王杰希便起身走向门口,看着准备离开俱乐部的众人。
“大家辛苦了,难得的假期好好休息,之后回来还有训练等着,中间的时间也别怠惰了。”

听到这番话的微草众人都笑了出来。

“知道啦队长,我们不会偷懒的。”刘小别笑着回应。
“对呀队长你就别操心了,难得的假期也好好休息吧!”站着一旁的柳非也跟着说。
王杰希听到回应露出了微笑,接着又转头叮咛高英杰。
“安排的训练要记得,否则之后手生了会很麻烦的。”
“知道啦队长。”
看着眼前的景象,许斌摇摇头走向王杰希,伸手拍了他的肩膀。
“别操心了,赶快弄完回去休息吧,我带他们去吃点东西。”
王杰希看着他点了点头,接着目送众人离开,原本吵杂的声音也随着脚步的离去渐渐消失。
真是安静。
王杰希心想。
他回头走进办公室,重新拿起钢笔,看着手上的笔不禁回想到某人的脸孔。
——等等还要去接他呢。
王杰希设定了闹铃后重新埋首于工作。

02
那枝笔原本应该是喻文州的。
在某次蓝雨和微草的友谊赛结束后,他和喻文州抓到了空档聊天,那时这只钢笔就放在喻文州的上衣口袋。
“谢谢你答应友谊赛的邀约。”王杰希说。
“不,这没什么,蓝雨也很需要这样的练习。”喻文州神色自若的回答。

“对了,你们会在这边住下吗?要不一起吃个晚餐?”
喻文州露出和善的笑容,王杰希看着喻文州的脸,边想永远无法从这人的表情中了解他心中真正的意思,接着他看看时间。
“不用了,我们打算今天就回北京,接下来还有安排的训练。”
“是吗,真是可惜,之后有机会再一起吃顿饭吧,还想和王队多聊聊呢。”
听到喻文州的话,王杰希抬头对上他的眼睛,正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瞥到放在喻文州口袋中的钢笔。
“话说从第一次见面就看你拿这只笔写字呢。”
喻文州顺着王杰希的视线将口袋中的笔抽出。
“是呀,这支笔很好写,我很喜欢,而且上面的图案也很特殊。”
喻文州将笔转了个方向,让王杰希看到一侧的笔杆上刻着两颗中空的星星。
“这设计真不错。”
“要不……王队喜欢的话这支笔就收下吧。”
喻文州将笔递给王杰希,不等王杰希开口拒绝又接着说。
“反正我还有一支一样的,没关系的。”
在喻文州的热切注视下,王杰希忍不住伸出手接过那支笔。
“那好吧,谢谢。”


「铃铃——。」闹铃的声音划破寂静的空气,王杰希按掉铃声,伸了个懒腰,将手上的资料叠放整齐后,起身拿起一旁的外套,准备离开。
临走前他将钢笔放进自己的口袋内。
话说──怎么之后就没看过喻文州拿这只笔了呢?
王杰希关上灯的瞬间想到了这件事。

03
王杰希的车开到机场已经是一小时之后的事了,他停在门口外,看着来来往往的旅客,试图寻找熟悉的身影,约莫过了五分钟,一名戴着墨镜和帽子的黑发男子拖着行李走出,王杰希摇下车窗,对他招了招手,黑发男子加快了脚步,走到王杰希的车窗边。

“王队,好久不见。”喻文州摘下墨镜,从声音听得出来心情十分愉悦。
“别那样叫,听着厌烦。”王杰希白了他一眼,伸手指着后座。
“行李放后面吧,再不快上车等下被粉丝发现又是一阵折腾。”
闻言,喻文州笑了出来。

“再怎么说这里也是你们微草的地盘,是杰希你得注意点,出门连个墨镜都不戴,你不会以为你那么显眼的大小眼没人会发现吧。”喻文州打趣的眨了眨眼。
“开车没人会看,再说下去你今天就睡路边吧。”
王杰希作势要锁上车门,喻文州及时打开,坐上了副驾的位置。
“吃饭了吗?”喻文州问身旁的人。
“还没,边处理事情边等着接你。”
“不然去买点菜,回家随意弄弄?”喻文州提议。
“哦?”这个建议倒是引起了王杰希的注意,他原本以为两个宅男只要泡个泡面就足够应付一餐,没想到喻文州却提出要下厨的意见。

“没什么,只是想整个假期都要麻烦你,我至少也该做点事回报。”
“别小看我,我对自己的手艺还是挺有自信的。”喻文州瞥向王杰希狐疑的眼光。
“那好吧,晚餐就交给你了。”王杰希将车子拐了个弯,准备前往快打烊的超市。


厨房里灯火通明,在瓦斯炉上的锅子冒着热烟,喻文州穿着绿色的围裙,拿起汤勺往锅子里舀了一口放进嘴里,试了试味道总觉得还差些咸味儿,于是又转身加了两匙盐巴进去。
在客厅的王杰希拿着报纸,眼神却不自主的一直飘向厨房,一方面是好奇喻文州到底在做些什么,另一方面则是对于自己万年没使用的厨房、现在灯火通明还传出阵阵香气的状况感到奇异。

其实这样挺好的。
王杰希心想。
已经有很大段的时间没再体验过在厨房外头听着令人安心的切菜声,只有偶尔回老家时母亲下厨才能感受到这种状况。

明明只是多个人,家中似乎就多了些温暖。

其实王杰希也不是没有想过,自己也该到了娶个好女孩、交待两老的年纪,但是想归想,他还是把生活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奉献给了战队,很多人都说他是工作狂,但他并不以为意,他热爱这份工作,不仅是为了战队,更是为了自己的荣耀,即使封印了魔术师的打法,他骨子里始终有着当年那份好胜、热血,就如同他的称号一般,千变万化,令人难以捉摸,有谁能真正了解他心中所想追求的?

比起恋爱更重要的是工作。
但偏偏他喜欢上的人跟工作密不可分。

他喜欢上的并不是什么贤慧的乖女孩,而是永远的宿敌、蓝雨战队的队长。
想到这,王杰希觉得自己铁定是疯了,更惊人的是,他似乎能感受到喻文州抱持着和自己相同的心情,但谁也不肯先开口,又或许……只是没人敢先破坏这个平衡。
王杰希自嘲的笑了一下,真是讽刺,那人现在还在厨房帮自己做晚饭呢。

他拿起桌上的茶杯轻啜了一口,准备将心思放回报纸,就听到瓦斯炉关上的声音。

“杰希,帮我清下桌子好吗,我要把汤端出去了。”喻文州喊道。
王杰希起身去收十餐桌,顺便帮忙排了碗筷,等忙完之后两人坐下,王杰希才看到喻文州到底做了什么东西。

简单的青菜豆腐汤、咖哩、薑炒肉丝。

“看起来挺好的。”王杰希称讚道。
“嚐起来更好呢,碗拿来,我帮你添饭。”
王杰希乖乖的将碗递给喻文州,只见喻文州添了满满一大碗递回给他。

“......这样太多了。”
“不多,看你又变瘦了,铁定最近又没好好吃饭,这几天住你家,饮食就归我管了。”
喻文州盛完自己的饭后便关上电锅。
“你这样还比我更像主人了。”王杰希夹了肉丝放进嘴里。
“嗯......果真蛮好吃,看不出来你手艺不错。”
听到王杰希的话,喻文州笑了笑。
“喜欢的话,以后还能做给你吃的。”
王杰希听到这番话后顿了顿,不知道该回些什么比较好,最后挤出了一声“嗯。”然后就安静的低头扒饭。
他还能够感受到喻文州心情很好的注视着自己的视线。

晚饭后,他们两个一起在厨房洗碗。
“你明天有想去哪吗?”王杰希问。
“嗯....明天晚上在市中心不是会有个活动吗?想要去逛逛。”
“那白天呢?”
“没特别想做的,不然在家打荣耀也不错。”
“……你大老远来北京一趟就只想打游戏吗。”
“哈哈。”喻文州冲了冲手上沾着泡泡的碗。
“只是觉得,可以两个人一起打游戏也挺好的。”
“被俱乐部知道我们两个到网游里虐菜这还得闹出多少笑话。”
“不过也挺有趣不是?大家当年还不是都从网游开始?在那里可以丢开身上的包袱,轻松的享受游戏,挺好的呗。”
“......也是。”王杰希轻笑,似乎随着喻文州的话语回到当年自己在网游里叱诧风云的景象。
的确挺好的。

04
已经洗完澡的王杰希等待浴室里的喻文州出来,他把放在橱柜的一套枕被拿出,放在自己的双人床上。
这样到底算是什么。
他不禁问了自己。
他和喻文州开始这样的情况已经有好一阵子,对话中藏着暧昧,互动就像恋人一样,但他们是吗?

王杰希不知道。

两个人都没有和对方表明心意,却又都接受现在这样的状况,王杰希有点不安,他没有什么恋爱经验,偏偏第一个就遇到如此棘手的情况,他爱上了敌队的队长,而且还和自己是同性,他甚至不知道喻文州对这段感情究竟是不是认真的,他不敢开口问,就怕一说出来后,得到的答案不是自己要的,怕一旦破坏了这样的关系,他们就再也无法回到原来的样子,和同性交往的压力有多大他不是不知道,但每次喻文州说的话、对他的亲暱互动,都令他十分难受,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名正言顺的接受这份温柔。
王杰希揉了揉眼睛。

“怎么了吗?”刚洗好澡的喻文州从浴室走出,用毛巾擦着湿头发,看到王杰希不太好看的脸色,关心的询问他。
突然听到声音的王杰希吓了一跳,随即很快的让自己的表情回复平静。

“没事,那个……床就只有一张,你可能要和我挤了。”
“没问题啊,我自认睡觉的的习惯蛮好的,应该不会吵到你。”喻文州将吹风机插上床头的插座,一屁股坐上床左边的位置。
“我应该也没什么问题。”王杰希自己想了想后这样回答。
“噗。”
“干嘛?”
“你知道有时候你的回答认真的很好笑吗?”
“……。”王杰希忽然觉得他有蛮大机率半夜把人踹下床。

两个人睡觉都习惯把灯全关,整个寝室只有冷气运转的声音,王杰希侧躺着睡觉,眼睛并没有阖上,他能感受到旁边人的呼吸声,甚至闻到他身上和自己相同的沫浴乳味道。
他把被子往上拉了一点。
“……杰希,睡了吗。”喻文州的声音从背后传出。
“还没。”
喻文州听到王杰希的回应后停了一下才继续说。
“谢谢你愿意陪我一起度过假期。”喻文州的声音有些软,似乎是快睡着的样子。
“没什么,快睡吧,明天还有事要做呢。”语毕,王杰希闭上自己的眼睛,而喻文州也没有再回话。

那天夜里,王杰希梦到了自己回到刚进微草训练营的年纪,当时的他还是个青少年,在模模糊糊中,他似乎也看到了年轻的喻文州,少年和自己一起坐在房间里看书,他抬头看着喻文州,少年露出不曾改变过的笑容回应他,而他自己却站了起来,抓住了少年的手腕说了些什么,他只记得梦中的喻文州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王杰希醒来的时候身旁的人已经消失了。
他摇了摇头,想不太起来自己梦境的内容,到底在梦境最后自己对喻文州说了什么?
王杰希慢慢坐起身,准备下床梳洗时,喻文州就从外头走了进来。
“醒了?”他看着眼前的人,喻文州已经换好衣服,似乎还外出过一趟的样子。
“嗯。”他迷糊的应了一声。
“怎么没叫我?”王杰希下床,拿起自己一旁的衣服。
“你看起来很累,想说让你多睡一下。”
“我去买了早餐,梳洗完后出来吃吧。”喻文州说完后就转身走出卧室。
“……。”
自己到底是带了个客人回家还是带了个妈妈,王杰希在心中吐槽了一下。

用完早餐过后,两人并没有像昨天说的在家打游戏,而是决定出去走走逛逛,王杰希开着车,喻文州在一旁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聊天。
“杰希你知道吗?你睡觉其实有坏习惯。”
喻文州突然蹦出了这句话。
“什么?”王杰希思考自己昨天做了什么事情,打呼?磨牙?说梦话?
“踢被子,还是很严重的那种。”喻文州一本正经的说。
“我昨天大概帮你重盖了3次左右。”
“......。”
“然后你昨天是不是梦到了什么呀?”
听到喻文州的话,王杰希觉得自己的心脏跳了很大一下。
“……我有说了什么吗?”
“有。”喻文州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但我不想和你说我听到了什么。”
“不说拉倒。”王杰希也不想琢磨自己到底说了什么,虽然在意喻文州的反应,但看他的态度没什么变化,他也不是很担心。
“生气了?”喻文州看向他。
“没有。”
“你闹脾气的样子很可爱。”
“我没有闹脾气。”
“是是。”
王杰希现在很想把喻文州赶下车。

05
“你有没有发现,其实你烦人的程度不输给黄少天。”

喻文州和王杰希在大街上走着,虽然已经是夜晚,但因为有活动的关系,人潮众多,摊贩的灯光也让夜晚有如白天一般。

“有吗?要是你常常和他待在一起铁定不会那么说。”喻文州不以为意,每天和联盟话痨处在一块,他不觉得自己的烦人程度比得上黄少天。
“他的烦是吵,但你的烦是嘴贱。”王杰希喝了一口手上的饮料,接着听到旁边的路人议论纷纷。

“欸你知道吗,听说等等会有烟火表演!”
“是吗!那我们先去抢位子吧!”
喻文州听到后,转头看向王杰希。
“去看吗?”
“可……”
王杰希的话还没说完,前方不远的地方就传来很大一声“咻。”
接着下一秒灿烂的烟火在夜空中炸开。
众人纷纷争相往前挤,王杰希被后方的人撞到差点跌倒,幸好喻文州即时抓住了他,接着抓着手臂的手往下移,牵起了王杰希的手,他转头对王杰希露出令人安心的笑容,对他说,“跟着我走。”
王杰希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烫。
人群边移动边看着天空施放的烟火,没有人注意到一旁两个男人手牵手的走路,王杰希这是第一次碰到喻文州的手,明明这手总是被大家取笑成手残,但现在手中传来的踏实及温度,却让王杰希感到十分安心,他觉得自己的手和脸都在发热,于是安静的低着头,跟着喻文州前行。

过了一阵子,终于走到人群比较少的地方,喻文州放开王杰希的手,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的倚靠着栏杆,闭上眼睛吹着晚风。
王杰希看着他。
他觉得自己应该和他说清楚。
在他准备说话时,喻文州却先一步开口。
“再等一下。”喻文州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看着王杰希,而是看着远方的夜景。
王杰希怔了一下,接着开始思考他的意思。
再等一下?是指他也还搞不懂现在的情况吗?还在评断该不该和我在一起吗?
王杰希有点焦躁。
看王杰希久久不回应,喻文州又继续说。
“我知道你在不安什么,不用担心。”
“只是再等一下。”
喻文州走向王杰希,抱紧了他。
王杰希觉得脑袋有些混乱,但被喻文州抱住的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原本像被石头压住的胸口,舒坦了许多,他的手回抱住他,回了一声“嗯。”
虽然他还是不明白喻文州的意思,但是现在这个时刻,他只想感受他的温度,这份感情在他心中已经藏的太久,他害怕失去,总是小心翼翼的隐藏自己的情绪,但现在这个拥抱,让他确实感受到这人就在他身边,他们不用考虑旁人的眼光,此刻就只有彼此。
他知道平衡正在渐渐被破坏,但是还缺了最重要的一步,他想这大概就是喻文州要他再等一下的原因。

06
两个人在那天之后又过了快2个礼拜的放假生活,在这之间一起去做了很多活动,像是到处逛逛、看展览、吃美食,甚至有一天的晚上还一起去看了夜景。

当然也花了不少时间打荣耀。

两人开了小帐一同到网游中晃晃,有时兴致来了,就到竞技场去PK个几局,虽然现在的胜负还是王杰希比较可观,但也没坏了喻文州的心情,两人还会在睡前用胜负决定谁先洗澡。

时间很快的,已经到了喻文州留宿的最后一天,明天一早他就要到机场搭乘回广州的飞机。

“东西都收十好了吗?”王杰希看着准备上床的喻文州。
“差不多了。”喻文州把夜灯关掉,躺好后侧身面向一旁的王杰希。
“谢谢你这几天陪我。”
“我才谢谢你煮的食物,让我又胖了1公斤。”王杰希转身面向喻文州。
“要是可以把你养得更胖就好了,我回去之后你要好好吃饭,不是教你怎么煮了吗?别常吃外食。”
“知道了,你是老妈子吗。”王杰希撇撇嘴。
“也不要一直踢被子,小心着凉。”喻文州边说又边把王杰希身上的被子往上拉了点。
“……你是把我当三岁小孩吗。”
“不是。”喻文州盯着他,又重新说了一次,“不是。”
王杰希看向他,一时不知道该回些什么,两人沈默了一下,接着喻文州开口。
“杰希。”
王杰希点了点头。
“我今天可以抱着你睡觉吗。”
喻文州的手放在王杰希脸颊,拨了拨他的头发,王杰希觉得有些痒,晃了晃脑袋,然后开口回了喻文州。
“好。”

两人的距离很近,这次王杰希很清楚的闻到喻文州身上带着和自己相同的味道,喻文州的手环抱着他,颈后的鼻息让王杰希觉得有些痒,但他喜欢听喻文州呼吸的声音,他握住喻文州抱着自己的手,感受到背后的人已经睡着,他突然想到,明天就要分开了。

舍不得。

他对自己的想法感到讶异。
他明明连自己的打法、风格都能够舍去,唯有喻文州,他舍不得。
每次的分开,都不确定下一次的见面。
甚至连下次见面后会是什么状况都不知道,也许一次次的分开,未来的某次见面就会在他们两人其中一人的婚礼上,想到这,王杰希感觉到自己心脏的抽痛。

他到底想要什么,王杰希问问自己。
一直在逃避的问题,他觉得自己是时候要面对了。

他爱喻文州,想和他在一起。
不用顾虑外在因素,他就是想和这个人在一起。
他想不顾一切的表达自己的爱意,他想亲吻他、想碰触他,偶尔能约个会、或是能不怕世俗眼光的在街上牵手。
他握住喻文州的手的力道又增强了些。
等明天到来他一定要说清楚,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他,王杰希有些模糊的想,然后,眼皮渐感沈重。

07
隔天一大早,王杰希就开车带喻文州到机场,停好车后,两人一起等待通往机场的马路的红绿灯。
王杰希正在想自己该什么时机说出口,习惯性的将手插进口袋,意外的摸到了一样东西。

是喻文州送给他的钢笔。

“噢?你还留着。”喻文州看着王杰希手中的笔,眼睛亮了起来。
“我想问你,你当时说你有两支是不是骗人的。”王杰希的大小眼就这样直勾勾的望近喻文州眼里。
“被发现啦。”喻文州叹了口气。
“不那么说的话你不会收下的吧?”
王杰希闻言,挑了挑眉。
“你是不是……”说到一半,王杰希停顿。
“不。”
“文州。”王杰希赫然拉住他的袖子。
“我已经知道了,不用再等了。”
“我……”
话还没说完,喻文州就抬起他的头,用手抓着王杰希的衣领吻了上去。
王杰希有点惊讶的张大了眼,喻文州却是闭起眼睛温柔的亲吻他。
等到喻文州离开王杰希的唇,马路转为绿灯,喻文州对他微笑,拖着行李走到了对面。
王杰希在原地看着对面的喻文州,他还是露出一样的微笑。
刹那间,他明白他不用再说些什么了。

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

他等待的东西已经实现了。
喻文州对他挥手挥手后,转身离开。
马路上,王杰希的耳根红了起来。
他们似乎已经谈了很久的恋爱,但现在一切才刚要开始。


FIN.



写了自己最喜欢的cp非常满足 有点难阐述自己想表达的喻王 自己的文笔还不够好 如果能让大家从中感受到一些我想表达的喻王那就好了
中间会梦到看书是因为男子梦到读书=爱情将会成功
之后也许会有喻队视角?会知道王队的梦话到底说了什么
好想开车喔~
喜欢的话请给我小红心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5)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