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泽

默默耕著自己的小田園。

【喻王】一成不变(R)

*喻王退役设定,喻在北京的联盟总部工作,王则留在微草当顾问与教练
*文笔普普
*后续见连结
*今天刚好是我家亲爱的的生日、所以才生出了这篇

-----------------


这是和喻文州分手的第二个月。

夏秋交替之际,天气慢慢转凉,原本稍嫌温热的风,如今吹拂过脸颊却让人不禁发颤,王杰希稍微搓了搓手臂,将双手拿到嘴边哈了口气。
明天该多带件外套了,他心想。
以前自己也不是个怕冷的人,只是和喻文州交往的时候,不管是夏天的冷气房还是冬天的室外,总是会被他逼迫披上外套,久而久之这身体也习惯了温暖的环境,现在这点秋季的凉风对他来说已经足够寒冷。

——也许并没有真的那么冷。
只不过是因为孤身一人。

走在大街上,除了原本鲜绿的树叶逐渐染上橘红、路上的行人衣着渐厚,基本上没什么变化:一成不变的街道、一成不变的人群......。
王杰希戴着帽子走在人群中间,每个人都匆忙的赶往自己的目的地,并没有人的视线在他身上多做停留,这使他感到轻松,毕竟若遇到粉丝认出自己,就又要应付一番,他可不想连自己难得的闲暇也要被粉丝们给打断,想到这里,他又将帽子拉低了一点,接着走了十几步后,他拐进一个小巷子,巷子里人烟稀少,一下子安静了许多,脚步摩擦小石子路的声音清晰的回绕在耳边,往巷子深入一些,就能看到一间小店,没什么特意的装潢,朴素的木板门上挂着“open”的英文字样,看得出来时间在这间店留下的痕迹,把手已经老旧,王杰希握住门把后停顿了一下,接着像下定决心般的将门推了进去。

“叽呀——”木板门被打开,许久没上油的门轴使它发出了刺耳的声音,紧接着是扑鼻而来的酒香混合著淡淡的檀木味。
店内的灯光昏暗,隐约能看到几个客人坐在里头。
“老样子吗?”
站在吧台后方的老板看了王杰希一眼,转过身熟练的拿起杯子,并拿起几瓶平时王杰希喜欢的酒,似乎还没听到答案就能确认今天他依旧要点的口味。
“不了,今天想要一杯烈点的,越烈越好。”
老板听到王杰希的话,手上的酒瓶放了下来,疑惑的回过头去。
“怎么啦?......我猜猜、和你前几次带来的那个男人有关?”
王杰希闻言也没抬起头,只是沉默了一下,接着用略微沙哑的声音回答。
“嗯,分了。”
“是吗。”老板也没有多问,就又从柜子里拿出几瓶东西,两三下,一杯闻着就浓烈的酒放到了王杰希面前。

当第五杯酒下肚的时候王杰希已经感觉脑袋有些模糊,一开始灼熟的感觉从喉咙蔓延到肚子,还能使他保持清醒,现在自己全身都发着热,灼痛也感觉不出来,又或者是因为被自己心中的苦痛给覆盖住,他觉得酒在嘴里没什么滋味,却忍不住一杯又一杯的喝下去,彷佛是要借此让自己逃离现实的痛苦。

“别喝了,这样差不多了。”老板递给他一杯水,王杰希的眼眶泛红,迷濛的眼神无法聚焦,接过水后只是将它拿在手中。

“其实......还是变了吧。”他喃喃的说。
“不管是我、还是他。”
都变了,在看似一成不变的生活里。

喻文州赶到酒吧的时候王杰希已经是醉倒的状态,他趴在吧台上,脸色涨红,还看得出眼眶附近刚哭过的痕迹,他微微皱着眉,似乎做着不太好的梦,喻文州看到的当下感到一丝心疼,看着他周边的空酒瓶,不禁皱了眉头。
“怎么让他喝那么多?”
“说是分手了、想要把自己弄醉点,我也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事,看他要喝就给他喝了。”老板若无其事的擦着洗好的酒杯。
“......。”喻文州点了点头,把王杰希的酒帐付清后,便准备带着眼前的人离开,喻文州握住王杰希的手臂,王杰希感受到有人对自己施力,于是有气无力的张开眼。
“......文州?”
“嗯,是我,没事、老板说你喝醉了,打了电话叫我带你回去。”喻文州搂紧王杰希的肩膀,快速的在他耳边交待了一下。
王杰希还没清醒过来,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就又闭上眼把力气都压在喻文州身上。

在喻文州即将打开店门离去欸时,老板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年轻人。”
喻文州回过头。
“爱情是需要互相磨合的,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不可能永远不变,该学会的是如何包容、接受对方的改变。”
“如果你真的爱他,试着好好跟他谈谈吧,感情这东西,也不是说遇就能遇到的,有了想重视珍惜的人,就好好的抓紧他吧,等到真正失去的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
喻文州愣了一下,接着朝老板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谢谢。”
“叽呀——”木板门关了起来。

花了一番力气把王杰希扛到车上后,喻文州坐上驾驶座,帮一旁坐在副驾、睡着的王杰希系上安全带,刚扣上后,他盯着王杰希的脸瞧了一番,现在的他身上是浓浓的酒味,明明只分开了两个月,却消瘦了不少,喻文州打开了车上的空调,接着将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到了王杰希身上,一路上,喻文州的内心也在挣扎,两个月前王杰希对他提了分手,原因只是简单的一句“我们不适合。”,当下的他其实是想反驳、质问王杰希为什么这么认为,但是他又想到,王杰希这么一个思考周密的人,也不会随便说出分手两个字,提出这样的要求他大概也是思考了很久,也许......自己离开他,对他才算是种解脱。

但王杰希,为什么?
喻文州又瞥了身旁熟睡的人一眼。
明明提出分手的是你,却在分手后两个月还把前男友的号码设在常用资讯?明明先抛弃这段感情的是你,为什么现在这样喝得烂醉、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狈?又为什么......在我握住你手臂的时候,露出了那么寂寞的眼神......。
喻文州握紧了方向盘,王杰希并不是个思考周密的人,至少在这段感情上不是,他总认为王杰希为每件事精打细算、并不是个意气用事的人,但这次的事情让他明白,就算是骄傲独立的魔术师,也是有输给感情的一天,他并没有外表看起来的那么坚强,也许那天他提出分手,并不是希望听到同意的答案,而是希望听到自己对他坦白、好好的跟他说出心中的话。

喻文州因为工作关系,在B市买了一间房,房子离联盟挺近,每天通勤只要十来分钟的车程,但倒是离微草俱乐部远了些,所以王杰希在交往时也没急着搬来一起住,反而选择继续住在离微草较近的老家,喻文州当时也没什么意见,只是时间久了发现彼此的工作忙碌,根本没什么机会能好好相处,王杰希早下班的时候喻文州在加班,喻文州难得没班的时候王杰希却又忙着打点队伍的事,两个人能好好吃顿晚餐的时间实在不多,有时连假日都没能好好见上一面,但就算如此,喻文州还是觉得和王杰希短暂相处的时间让他感到幸福,他觉得状况是暂时的,而他们彼此也能互相了解,等到哪天各自的工作安顿好,他们也许能再讨论同居的问题,这样的话相处的时间也会多了ㄧ些,但是他这样的想法并没有顾虑到王杰希的感受,王杰希在不安的时候也不会主动表现出来,也许长时间的累积,给他带来了压力,所以才会在那天提出分手,那大概是个讯号、希望他们之间的问题能得到解决,才会用这种方式。

难怪他会说不适合。
喻文州扶着王杰希走进家里时心想。
他们两个人都觉得自己了解对方,但事实上,他们彼此还有一部分是没磨合好的。

“......唔!”一走进客厅,王杰希脸色难看的捂着嘴巴,喻文州急忙把他扶到浴室,让他在水槽前吐干净,他一边轻抚他的背,一边拿起旁边的毛巾,沾了水后往人脸上擦了擦,冰冷的触感加上刚把胃里的秽物吐完,王杰希比方才清醒了许多,他低着头,任由喻文州擦拭他的脸及颈部。

两人安静了一会儿,水龙头还开着,整个浴室只有水流和喻文州清洗毛巾的声音,似乎对这个状况感到尴尬,王杰希才轻轻的说了一句话。
“抱歉。”
喻文州把水龙头关起来。
他拧干了毛巾,把它好好吊回一旁的架子上,接着走回到王杰希面前,捧起了他的脸颊,吻了上去。

(后续请见评论)

评论(8)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