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泽

默默耕著自己的小田園。

荒北生日賀文-新荒/全員向

小靖友生日快樂阿敖嗚嗚嗚嗚嗚!!!!!!!TTTTTTTTTTT花了2天趕出這篇賀文

,雖然本來是想要全員向,不過我是推廣新荒的嘛xdddddd

祝靖友生日大快樂!!!!!!!!!!!!!!!!!!!!!!!!!!!!!!!!

愛你喔<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新荒向

描寫崩壞,與原作設定脫離ooc

ok的話請看下去吧~~~~~

-------------

新開準人正面臨他前所未有的難題。

自己交往已經10個月的情人的生日就在後天,

已經交往一段時間,他也大概知道自己戀人的個性及嗜好,不過關於生日禮物這點,他可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再說靖友感覺就是不會在意自己生日的那種類型阿…。新開轉了轉筆,隨後將筆丟在桌上,用手托起了自己的下巴。「到底該怎麼辦呢…?」不理會班上老師在黑板上多用力地寫著算式,他看著窗外喃喃的說,接著又陷入思考。

 

雖然在一起10個多月,不過靖友很少和自己一起慶祝節日,送禮物就更不用說了,每當我提醒他節日的到來,他也總是一臉無所謂的回答「喔,是嗎。」

 也並不是抱怨他不夠浪漫,因為我也很清楚他的個性,對於不重要的事他就不會特別去在意,就連情人節那天也因為剛好有個公路車比賽,於是我們就沒有去慶祝了…雖然有拿到巧克力啦。

新開想到那天比賽結束後,靖友拿著商店賣的現成巧克力,然後一臉無奈的邊說著「不給你的話你又會在那邊發牢騷。」邊把巧克力塞到他手上的畫面就不禁覺得好笑,即使靖友他不習慣肉麻,但還是會為了自己做些可愛的舉動。

 

也正因為他的這種個性,自己才會那麼愛他吧。新開微笑了一下。

 

經過一整節課的思考,新開決定還是去找社員們討論

 

「你真是太愚蠢了!」東堂自信的撥了一下頭髮,「送給情人最好的禮物當然就是鮮花和戒指啦!」他用手指指向我的胸口。一聽到這個建議我就開始後悔來找這群人討論了。

「東堂前輩是不是忘了對象是荒北前輩阿?」不等我吐槽,旁邊的真波就露出笑容望向東堂,只見東堂停頓了一下,

「咳咳,好吧」。

 

也是,我完全想不到靖友收到鮮花和戒指後的反應,應該會罵我呆茄然後把禮物摔到我臉上吧,想到這我不禁顫抖了下。

「送一整箱百事如何?」壽一一臉認真的提出建議

「這個主意很好啊!」真波湊了過來

「不不不,不會有人會想在生日收到一箱可樂當禮物吧!!太不美了!」東堂激動的說, 

「是百事。」壽一又說了一次,

「就說了問題不在那!!」

之後眾人又沉默了。

「辦一個生日派對如何阿?」真波首先打破了沉默。

「恩,這是個好方法。」壽一將手擺在胸前,點了點頭

「喔喔!沒想到你這傢伙也滿有用的嘛!」

「新開,你覺得這樣如何?」壽一邊詢問邊看向我,

生日派對嘛…感覺靖友也會很開心的…吧

我點了點頭,

「那就這樣決定吧。」

 

 

這幾天的新開很奇怪。

荒北看了看教室的外面,平常總是會在窗外和自己打招呼然後走進來拉著自己聊天的人居然已經2天沒有來找自己了。

也由於小福說社團要臨時暫停1天,所以昨天也沒有見到他。

「那個呆茄是怎樣啊…」荒北的心情有些不爽,隨即意會到自己剛剛的想法,馬上煩躁的抓了抓頭。

不不不,他不來找我也沒怎樣吧,幹嘛在那邊心情低落啊,振作點阿荒北靖友!!

他拍了拍自己的臉, 

「真是…煩死了阿…。」

 

 

已經和新開交往10個多月了,這段感情能夠那麼長久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一開始還想說新開在開玩笑,直到開始交往後,他對自己的溫柔以及體貼,才讓他真的感受到何謂「交往」。

第一次的戀情加上對方又是個男人,他實在不懂該怎麼表達自己的心意,所以主動的一方幾乎都是新開,連第一次接吻,自己還被嚇了一大跳…。

 

不管做甚麼新開總是在包容自己。

 

雖然也曾想過為何新開會選上自己,老實說我的個性又差、脾氣又大、長得也沒多好看,至少新開身邊任何一個女孩都比自己有魅力。

覺得再胡思亂想也沒辦法,所以就乾脆直接去問他,

「嗯…喜歡就是喜歡阿,而且靖友很可愛。」新開笑了笑,然後突然吻上了自己,沉醉在接吻的時候,我又忍不住在心裡罵了他呆茄。

 

交往的時間越久,我才發現自己越來越無法離開新開。

 

 

到了放學時間,荒北到了鞋櫃旁邊,準備換上鞋子往社團走去。

就在關上鞋櫃的瞬間,有人從後面拍了自己,

「呦!靖友!」

兩天不見的面孔,讓自己有股想抱住他的衝動。

「幹嘛啦,這幾天都幹嘛去了」荒北並肩走到他旁邊,

「恩~這可是秘密呢。」,新開露出平常的笑容, 「2天沒見到靖友了,有想我嘛?」

「沒有。」笨蛋,虧你還能如此從容,荒北暗自在心裡想道,接著又加快了行走的步調。

「啊啊!靖友等我一下啦!」

 

 

一到了部室門口,荒北就將門給打開,「咦?怎麼暗成這…」

「一、二!荒北生日快樂!」部室中的燈光忽然瞬間全部亮起,東堂、真波、小福、泉田等人手上拿著拉炮,在燈亮的瞬間拉下,彩色的絲帶和金粉就這樣落到驚訝的荒北頭上。

 

「你…你們!」荒北吃驚的看著眼前的景象,接著就看到黑田把一個上頭畫著荒北愛車的蛋糕拿出來。

「生日快樂,荒北」福富走上前,遞了一袋的東西給荒北。

「阿…是限量包裝版的百事!!!福醬!」荒北開心激動的看著眼前的人,只見福富點了點頭,比了一個讚。

 

啊啊…果然壽一才是自己最大的情敵。新開心想

 

「喏,荒北這給你,這可是我精心挑選,能夠讓你加入美男子俱樂部的禮物呢!」東堂把一個小包裝的東西塞到荒北手上,一臉期待的好像在說「快拆開看看」。

不過旁人都看的出來收到禮物的人看起來並不怎麼開心,正確來說,是臉都黑了一半。

 

包裝袋內是一個黑色髮箍。

 

「哼哼,收到這麼高品味的禮物你應該很開心吧荒北!」東堂驕傲的抬起頭

 

意外的是荒北並沒有以往如此暴怒,反而說了句「阿阿,謝謝阿」淡定的把它放回包裝袋內。

 

果然因為生日所以心情好很多嗎?眾人默默在心裏吐槽

 

接著是真波拿了一盒東西遞給荒北,「我想荒北前輩應該會用到。」他開心的笑了笑。

 

不過荒北才剛打開盒子,下一秒瞬間又把蓋子蓋上。「你是腦袋有洞嗎!?」荒北臉紅的揍了真波的頭一拳。

 

「唉呀,好痛,因為我想賣新開前輩一個人情嘛。」真波朝新開看了一眼,可是新開也是一頭霧水的望向荒北手中的禮物盒。

 

「荒北,是甚麼東西阿?」福富湊到荒北後面,

「哇阿阿,沒…沒什麼,拜託別問了」他的表情很尷尬。

 

之後泉田和黑田及幾個學弟將禮物給了荒北後,便到了切蛋糕的時刻。

 

「你們這群傢伙也真是的,一個生日不用搞得那麼麻煩。」雖然荒北嘴上這樣說,不過眼角的泛紅,看得出來他很開心。

 

「是是~快點切蛋糕吧」東堂把蛋糕推到荒北面前

「欸欸!!要先許願阿!!」真波阻止準備切蛋糕的荒北

 

看到部社的大家都看向自己,荒北先是停頓了一下,接著說「嘛…首先希望箱根永遠都是王者。」,接著又想了一下「再來就是即使三年級離開了,你們這些小鬼也有能力將箱根引領勝利。」他看了看真波、泉田及黑田。

 

「靖友,這兩個願望都差不多吧?」新開笑著說

「吵…吵死了!」

------

「然後呢…最後一個是秘密」說完,荒北將蛋糕給切開。

接著生日派對就持續到晚上即將要回宿舍的時間,荒北用不習慣的腔調,和在場的所有人道了謝,接著就和新開一起走回宿舍。

 

 

一下從熱鬧的派對變到和新開兩人一起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荒北還有點不習慣。

「吶,靖友」新開從口袋中掏出一個小盒子「生日快樂。」小盒子的裡頭是2枚對戒。

新開想了很久到底該買甚麼禮物,最後還是聽從了東堂的建議,這點要是被東堂知道了想必又要被調侃一番。

 

靖友的反應並沒有自己原先預想的那樣。

「唔…恩」眼前的人頭低低的,從發紅的耳根能夠知道現在靖友的臉是紅的,

「搞甚麼浪漫阿死呆茄…」他任由自己將戒指戴到他的手指上,接著抬起臉主動親了自己。

嘴唇因為害羞所以才那麼熱嗎?新開抱住荒北,過了幾分鐘後才離開彼此。

「靖友,我愛你,你願意和我永遠在一起嗎?」新開的手撫上了荒北的臉龐,彼此相近的距離,讓荒北不自覺移開了眼神。

「這種事不用說也知道吧呆茄。」

 

生日的最後一個願望,就用你的承諾來實現吧。

 

 

 

 

 

-------------小劇場-------------

「唔!都忘了這東西」荒北打開真波送給他的禮物,

盒子裡擺著黑色的貓耳朵和貓尾巴---旁邊還放著怎麼看都是潤滑液和保險套的東西。

「他是從哪買到這東西阿…」正當荒北喃喃自語的時候,新開從後面湊了過來。

「喔~這就是真波說的阿」新開搶走荒北手上的盒子,「既然是別人的好意,我們就來用用看吧?」新開微笑著,慢慢地逼向荒北。

「阿阿阿!!!你!?你走開,不要壓上來阿喂!?」

 

嘛嘛~之後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了吧xd(不負責##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