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泽

默默耕著自己的小田園。

溺愛02 (新荒)(微虐)

前篇請到我的文章中找喔><


02.


我到箱根學園的目的,原本只是爲了逃避之前棒球的陰影,直到我遇見福醬的那天,那場在山坡上的比賽徹底推翻了我的世界,激動以及驚訝的心情都抵不過我強烈希望證明自己的衝動,「我想到達這個世界的最高點。」這個想法當下在我的腦海裡出現,如果棒球沒辦法,那我就用公路車來證明自己在這裡。


而在自己實際騎行過之後,才發現這個運動並不是那麼容易,


「可惡!」我將騎不了的公路車摔在地上。


為甚麼那個鐵假面可以騎得那麼輕鬆阿!?明明就是同一台車阿!?


正當我在憤怒中疑惑的時候,那個鐵假面就這樣出現在我旁邊


「因為你沒看著前方,所以才前進不了。」他將手插在胸膛,沒有起伏的聲音卻讓我十分的驚訝。


看著前方…我並不相信騎得好的方法就只要往前看就行了,可是那時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再次騎上那台公路車,這次我將頭抬起來,周圍的景色昏暗,只有一些燈的照明,我踩了踏板,腳的負擔比剛才小了很多,很容易就能使其前進,我往前騎著,那股激動以及因為前進而在我臉龐拂過的涼風,我彷彿看到前方的道路,雖然還很遙遠,可是我確實已經踏實的在前進了。


 


為了在IH上證明自己的存在,我加入了被外界稱為王者的箱根自行車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進入了社團,我馬上開始進行自己的訓練,不理會其他社員對我的意見,久而久之他們也不怎麼管我,除了某一個呆茄。


 


一開始看到新開這個人,只有煩這個字可以形容。 


「吶,你叫荒北靖友對吧?我們當朋友吧?」他的笑容十分的假,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讓人感覺到是個輕浮的傢伙,他的話在我聽起來只不過是無聊透頂的問句


我最厭惡這種人。 


「不要,你打擾到我練習了。」我隨便打發他,繼續在騎行台上練習,雖然腳已經因為連續2小時的踩踏而有點麻痺,不過為了變強、為了跟上那個鐵假面,我並沒有多去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任由汗水在自己的身上肆虐,而這種爽快的感覺讓我真切的感受到踏實感。


 


「靖友你要騎多久阿?」新開在我騎行台旁的椅子坐下


「不要跟我說話,而且不要叫我名字。」我有點火大了,這人難道不知道別人對他很不爽嗎?


「爲什麼你要裝得一臉凶很阿?這樣會沒有朋友喔。」他似乎沒有要離開的意思,甚至還從車衣的後口袋掏出營養棒來吃。


火大。


「我不需要朋友。」我撇了撇嘴,「而且你這種人是我最討厭的。」我瞪了他一眼 


「是嗎?可是我很喜歡靖友喔。」他又露出那種假笑。 


「.........」我明白這種人大概怎麼講他都不會聽,於是我選擇不理會他


 


甚麼叫做喜歡阿!?,你懂我甚麼了?明明跟你就不熟卻還要一直來煩我,到底是為了甚麼?是要看我笑話還是抱著嘲笑入門者的心態,不管怎麼說我之後一定會讓你輸給我!我嘖了一聲。


 


想想當初的第一次談話,以及當時自己對新開的想法荒北不禁覺得好笑,他躺在床上抱緊著身邊的抱枕。


 


又想起那傢伙了。


 


他用力搖了搖頭,現在只要在一個人的時候,他的腦中就會浮現出新開的事,不論是新開的笑臉,還是他叫著自己名字的聲音,全部都不斷的從他腦海中浮現。


「這樣太遜了阿荒北靖友。」他喃喃的說。


明明是自己提出分手,卻又這樣痛苦到彷彿快要無法呼吸。


他將手臂遮住自己的眼睛,


我好想你。


 


那天晚上,我夢到我在一個小禮堂中,到處是白淨的花環以及夢幻的裝飾,旁邊的桌上擺著紅酒及花盆,穿著黑色西裝的我打開了那扇白色鑲有金邊的大門,門後的是一群笑的很開心的人們,我往前走,看見了小福、東堂、真波、泉田、小雪及悠人,他們也穿著和我類似的西裝,接著我隨著他們的視線望去。


新開準人穿著筆挺的白色西裝站在階梯上。


「蠢茄,幹嘛穿成這樣阿?」我似笑非笑的走向他,正當我準備抓住他手的時候,他轉身過去,手臂挽著一名身材姣好,穿著漂亮白色婚紗的長髮女孩。


他回頭對我露出平常我看到很煩的笑容,可是那一瞬間,他整個人對我來說是那麼的陌生。


 


夢境到這裡就結束了。


 


我滿頭大汗的驚醒,坐起身後我摸了摸自己的臉,無意識的淚水剛好滴落在自己手上,我習慣性的往旁邊一摸,當傳來的觸感不是溫暖的身體而是冷冰冰的床,我才想起


 


身旁的人已經和自己分離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