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泽

默默耕著自己的小田園。

溺愛03 新荒(微虐)

03.

「我們分手吧。」眼前自己的戀人對自己如此說道,
他的頭低低的,沉默著等待自己的回應。
我十分錯愕,本來我想問原因,可是看到靖友如此的反應,我停頓了一下,露出難看的笑容。
「恩,我明白了,只是暫時的對嗎?」
他點了點頭,之後我交代他要好好照顧自己,寒暄了幾句後,我目送他離開的背影。

一切是那麼的突然。


當初看到荒北靖友,覺得他是一個很孤僻又沒規矩的人,本來沒有想過要打交道,不過盡八每天都來跟我抱怨他的事情,讓我漸漸對他產生了興趣。
如果是一個如此討人厭的人,為何壽一還會把他留在社團呢?
一開始只是在遠距離觀察他,接著我嘗試和他交談,雖然都被以不友善的態度回絕,不過我們開始有了接觸。

某一天,我經過中庭準備去和壽一討論比賽的事,我在中庭偏僻的角落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荒北靖友坐在長椅上獨自吃著麵包,旁邊還擺了一罐百事。
我本來想過去和他打招呼,但是在下一秒有一隻貓緩緩從旁邊的樹叢走出。
「你這傢伙又來了阿。」荒北皺了眉頭,然後剝下自己手中的麵包,丟了一塊給黑貓。
那隻貓咪先是嗅了嗅,然後一口吃下去,接著跳到荒北的椅子上,趴在他旁邊。
荒北伸出了手順了順貓咪的黑毛,然後露出了我從沒看過的溫柔笑容。
和他平常凶狠的模樣完全不一樣,我忍不住想,他一定是缺乏安全感,或是受過了甚麼打擊,才要用尖刺來包裝自己,讓別人離他越遠越好,
我看著他獨自摸著貓咪的身影,我知道他一定是一個很溫柔的人。

也許就是在那個時候,自己就已經喜歡上他了。


我考慮過各種靖友和自己分手的可能。
到底是因為自己不夠好,還是因為他喜歡上了其他人,
還是因為不習慣同性間的交往呢?
雖然可能性不大,可是我還是很擔心,

我害怕之後靖友會和壽一在一起,

如果靖友和別人交往了,自己絕對無法好好祝福,甚至會想把對方殺死,然後將靖友給囚禁起來,
雖然知道自己太過偏激,可是這是最真實的想法。
我不想把你讓給任何人。

要怎麼做,你才能回到我身邊,永遠屬於我呢?

新開抱起兔吉,對著它低喃
「聽說兔子太寂寞會死掉阿。」
接著他的眼神變的黯淡,帶著鼻音又說,

「可是阿,其實人類也是一樣的呢。」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