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泽

默默耕著自己的小田園。

新荒 熱戀期 小短篇

坑都還沒補的我又產文TT
抱歉等後續的各位可能要到假日喔(被毆


-----正文開始-------

新開很愛吃醋。


這件事是到我和他交往後才發現的,我常常嫌他煩、想太多,不過他卻一而再的跟我抗議

「是靖友你不明白你自己多麼有魅力,那些人是用什麼眼神看你的。」
他鼓起臉頰,坐在床上盯著在寫作業的我。

醋桶胖子,我記得當時我好像是這樣罵他。

我放下了手中的筆,轉身過去捏住他不斷伸縮的腮幫子,

「你要吃醋是你的事,但是別影響到身邊的人。」

想到今天小福只是看我沒帶到毛巾,將自己的借給我擦汗,新開就衝過來把我手中的毛巾打掉,再撿起來還給呆楞掉的小福,然後用沾滿自己濕濕黏黏汗水的毛巾在我頭上擦呀擦的事就讓我十分火大,是有必要這麼誇張嗎!?

目睹這一切的東堂笑著走向快被新開臭毛巾擦爛的我,拍拍我的肩膀說

「嘛嘛、熱戀期的情侶阿。」然後轉身對我眨了眼。
....
眨你媽拉眨!!!

我再次望向被我拉著臉頰一臉無辜的蠢茄。
「你喜歡我嗎?」我問他
「當然,我這輩子只愛靖友一個人。」
「你和我告白我也答應了吧?」
「嗯,而且說好要永遠在一起」
唔....!
我嘆了口氣,
「你覺得我是那種隨便點頭和不喜歡的人交往的人嗎?」
「不是!」他張大眼睛搖了搖頭
「那你還擔心什麼?」我放開捏住他臉的手

「因爲,每次我對靖友說喜歡你都沒什麼反應嘛。」他抱住我,用臉在我肩膀上蹭了蹭

我在心中又罵了他一次呆茄
然後抬起他的頭吻了下去
因為自己的動作太急躁還撞到了牙齒
「唔...!」新開似乎也被我的動作嚇到,過了一下他才反應過來,慢慢將舌頭伸到更深處,享受彼此互相擁吻的快感。
從深吻慢慢到嘴脣貼合,之後依依不捨的摩擦的幾下才放開對方
「這樣你懂了嗎?」我再次湊到他耳邊「我只會和你這樣做。」
新開笑了出來
「靖友什麼時候學會了這種告白方式?」
我回了他一句囉嗦,
「你也只能對我這樣做喔。」他又吻上了我,將我壓倒在床上,一下身上的重量增加了許多。

「今天可以嗎?」他邊親吻著我的脖子邊詢問
「都脫了能說不行嗎?」

東堂說的沒錯,熱戀期是個讓人如此慌亂的時候。
以致於放縱了彼此,卻還沈溺在那餘韻中,


我們又度過了一個纏綿許久的夜晚。

---------

「新開學長,你被蟲咬了嗎?」泉田看著在換衣服的新開,脖子上有一個明顯的紅印。

新開先是停頓了一下,接著照照置物櫃中的鏡子,臉上浮出了微笑

「阿阿,是呢,而且還是很大很麻煩的蟲阿。」
不理會一臉疑惑的泉田,
他從後口袋拿出了營養棒,往嘴內塞。

嘛,這就是盡八說的熱戀期吧。




小新開,會吃醋的可不只你一個人阿
荒北滿意的看著自己在新開身上留上的印記

评论

热度(25)

  1. 晚日黑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