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泽

默默耕著自己的小田園。

箱根事件錄01 (新荒<-黑田/悠人)

我對不起悠人QAQQQ我很愛他真的相信我,不過我把悠人寫得好像壞人pwpppppppp小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虐你的(欸

這篇預計3~4篇結束

只能說充滿腦洞和OOC和自我妄想

時間和設定和原作不一樣甚麼的就說是OOC了pwpppp

悠人描寫超崩壞 弟弟我愛你(不要亂告白

為了防雷說下 是新開<-悠人  荒北<-小雪

新荒交往  悠人敵視荒北 小雪敵視新開((

幹說完覺得自己腦洞真的太大

OK就往下巴>wO

-------------------------------------------

01.

社團活動已結束的部室內,只開著微弱的燈光,兩個鬼鬼祟祟的可疑影子,放大映在牆壁上。

「欸,我們明天早點來將練習表的排程修改如何?」頭上戴著奇妙動畫面具的黑髮少年眨了眨紅色的眼睛,看向坐在自己對面的銀藍髮隊友

「這…這樣不太好吧。」另一人似乎有些不安的思考,稍微用手抓了抓頭

「難道…」黑髮少年將身體傾斜,讓自己更加靠近對面的人

 

「你想看荒北桑和準人君更加要好嗎?」

 

似乎因為聽到這句話,銀藍髮的少年身體抖了一下,隨後抬起脹紅的臉

「當然不想阿!」,不等悠人回應,黑田便接著說, 「只是如果被福富前輩發現的話,事情會很麻煩的。」他低下頭,不願想像自己深愛的荒北前輩和新開前輩兩人在騎行休息時間的親密行為。

 

「唔…不過如果挨一頓罵可以換來和準人君相處的時間」悠人張開嘴巴開心的笑了出來

「這樣應該也很值得。」

黑田聽到這番話緩緩抬起了頭,「如果能和荒北前輩更加…」

 

他不想看到自己喜歡的人再被搶走,不想讓別人有更多機會佔有他

 

「恩,我知道了。」他經過了一番思考,從口中說出他的決定

 

在夜晚的部室中,相視而笑的兩人,準備開始他們的秘密計畫。

 

 事情的一開始是這樣的,黑田一如往常的到部室進行練習,一打開更衣室的門,看見荒北正在換車衣,脫到一半的制服因為荒北聽到開門聲暫停動作而卡在肩膀上,胸部以下的肌肉幾乎一覽無遺,「阿,是黑田阿。」看到是自己的後輩,荒北打了聲招呼,繼續換衣服,

「恩,那個…荒北前輩準備去練習了嗎?」黑田連忙轉身面對自己的置物櫃,試圖遮掩自己臉紅的臉頰。

 

黑田正愛慕著荒北。

 

這件事他自己心裡也很清楚,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對這個人的感情已不只是對前輩的憧憬,有時和荒北說幾句話,自己的心情就會很雀躍,被荒北觸碰到,或是單獨兩人相處的時候內心也會特別緊張。

等他意識到的時候,自己的視線已經無法離開荒北。

 

荒北的身材並沒有說特別好,因為平常並沒有像塔一郎一樣的頻繁訓練,但是該有的線條還是有,皮膚也沒有一般運動員的黝黑,反而帶有些白皙,骨架偏瘦長的荒北雖然看起來不強壯,實際上他的力量在隊上可是佔有一席之地。

 

黑田從旁偷瞄荒北,脖子白皙的皮膚上有些不明顯的紅痕。

 

「恩,我等新開到再去練習。」荒北拉上車衣的拉鍊,關上自己的櫃子,坐到一旁穿騎行鞋。

「最近荒北前輩都和新開前輩一起練習呢。」黑田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明顯改變,他回過頭邊問荒北邊將自己的襯衫脫下

「不理那傢伙的話他又會鬧脾氣,嘖、真是個呆茄」雖然荒北的話是在罵人,但是他的語氣比較像在說「因為那傢伙,所以只能這樣了吧。」

 

黑田十分的忌妒新開準人

 

他不懂,為甚麼荒北會願意和新開前輩相處,明明口中總是在抱怨新開,卻又一次次的包容,他怨恨總是掛著輕浮微笑、卻能和凶狠的荒北距離相近、有荒北的特殊對待,卻絲毫不珍惜的新開。

 

他忌妒他有的一切,不論是能力,還是和荒北的距離。

當他每次那麼想,他就更加討厭自己,卻又感受到自己多麼地喜歡荒北靖友。

 

然而這份愛慕,在這天徹底被擊潰。

 

 

「那個,黑田…」騎行練習結束後回到部室休息,正當自己準備要去換下車衣時,後面傳來了福富前輩的聲音。

「前輩有甚麼事嗎?」黑田回頭看向叫自己名字的福富,

「時間有點晚了,你可以幫我去山上叫荒北和新開下來嗎?他們還沒回來,馬上就要到宿舍門禁時間了。」福富似乎有些擔心的看向門外,

 

「恩,我知道了…」

「我也要去!!」一旁從騎行台跑下來的悠人蹦蹦跳跳的跑到我和福富前輩中間,

「福富桑,我也可以去吧?」

福富定睛看了看悠人,才緩緩地說

「好,那就交給你們了。」

 ------

和悠人在山上騎了快10分鐘,還沒看到任何荒北和新開前輩的身影,

「呼…」我擦了擦從額頭滴下的汗水,

「吶,黑田桑喜歡荒北桑對吧?」

聽到這句話我差點從車上摔下來,踉蹌的停下車子,一臉錯愕的看向在我身後的悠人,他也將車子停了下來,臉上的笑容和他頭上的詭異面具一樣。

 

「你…」我瞪著他,不做任何回應,

「我知道的喔,因為我用相同的眼神看著準人君嘛。」他的回答讓我十分震驚,而他似乎不以為意,騎上了他的車,

「待會兒你就知道,為甚麼我要現在和你說這些話了。」他騎到了我的前面,我還沒回過神來,他就在前方轉頭對我喊「快過來吧黑田桑!」

我重新騎上了我的腳踏車,內心的複雜和頭腦不斷想著剛剛悠人和我說的話。

用同樣的眼神看著新開前輩?

難道說……

我搖了搖頭,因為悠人和新開前輩是兄弟,所以這種事是不可能的…但

 

真的不可能嗎?

 

奇怪的想法占據我的腦內,我只能用剩下的意志,跟著前方的車輛。

 

 過了幾分鐘後,悠人停下了自己的車,我跟著他一起停了下來,看向他手指的位置,荒北和新開前輩的車一起靠在前方飲料機旁,所以大概能知道他們應該是在飲料機後面的椅子上休息。

「我去叫他們吧。」正當我想向前走,悠人把我攔了下來,用手指示意我安靜,拉著我偷偷走到飲料機後面。

 

從飲料機看出去的畫面,讓我感受到何謂絕望。

 

新開前輩和荒北兩人在接吻。

雖然看不到荒北的表情,但是從他緊抓著新開前輩的衣服大概就能明白,

 

他們是戀人。

 

因為是這樣的關係,所以新開前輩可以毫無忌憚的和荒北任性,

他可以近距離的和他在一起,

他可以看到和平常完全不同的荒北,

他能夠擁有荒北的溫柔,

而他們倆人中並沒有我的位置

 

我無力的靠在飲料機上,握拳的力道越來越大,比起忌妒,更多的是不甘心,

難受的心情,幾乎讓我快要喘不過氣,一陣酸楚到我的鼻子

「很難受吧。」悠人用平靜的聲音說著,他的眼神恍惚的看著新開前輩和荒北的方向。

 

「是不是很生氣呢,最喜歡的荒北桑被準人君佔有了。」他小聲地說著

 

「…閉嘴。」我強忍著顫抖的聲音,努力擠出反駁他的話,

「我也是一樣的啊,每天、每天聽著準人君說著荒北桑的事。」悠人的眼神變得黯淡,紅色的眼睛現在看起來像是黑色的。

 

「我們,來合作吧。」他露出了難看的笑容,比起在笑,反而更像無助的流淚,我看著他,臉上做不出任何表情,腦中的畫面滿是剛才因為新開的吻,而陶醉其中的荒北。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