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泽

默默耕著自己的小田園。

新荒短篇 擁抱


¥不是補生賀只是昨天半夜的腦洞
¥拜託你們快結婚
¥應該是砂糖

自從和新開上了不同大學後,我們兩人見面的時間變得更少,那些生活瑣事、思念、幾乎都用電話來聯絡,說不在乎是不可能的,即使每天聯絡、電話內的聲音再堅定,那傢伙不在身邊,總感覺我們的內心十分遙遠。

如果連我都這樣了、那個呆茄不就更痛苦嗎。

我的頭靠著窗戶,看著窗外的天空、
回想到當初我和他說要報考洋南的時候......。

「靖友.....。」
「煩人、別擺出這種表情。」我看著眼前的人,臉上是震驚和不捨。
「爲什麼不和我和壽一一起去明早大?這樣我們..」
「新開。」不等他說完我便打斷了他的話。
「我們有不同的路、不能夠用交往這件事束縛住。」
「不然我和你一起去洋南...!」
「呆茄嗎你..!?你既然能夠到明早大就該好好發揮、我不想成為你無法成功的藉口。」似乎是被我的語氣給嚇到、新開低頭握緊著雙手不語。
我停頓了一下、
「見面什麼的現在交通也很方便、我也能好好照顧自己,你放手去追逐自己的夢想吧。」
「可是靖友.....」
「我也有我的目標,小福就、交給你了。」我低著頭等待他的回答
「......我知道了,不過每天都要通電話,沒有靖友在的話、我可能會變得很無能。」他苦笑了一下
「呆茄。」我上前抱住他,將頭埋在他的肩頸
「我們太過依賴彼此了。」
他微笑,抱緊我的背部
「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

那是我們在邁入大學生活前的一段插曲。

「...荒北....喂...荒北!」
聽到旁邊金城的呼喊、我才一下子回過神來。
「阿?怎麼了嗎?」
「看你一整節課都在發呆、教授都不想理你了。」
「哦是嗎,剛好在想點事。」
眼前帶著眼鏡的男子,稍微看了我一下後思考說
「今天是去接他的日子吧?」
我嘆了口氣、又抬頭對上他的眼睛
「恩、是阿。」
而金城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笑著搖了搖頭
「我會和教授說你身體不舒服、你就早點去接他吧。」
..........真不愧是金城。
「謝啦..。」和他道了謝、我背起我的書包往教室外走去.....。

-----
車站外面來來往往的人潮、我靠在一旁的牆上,等著熟悉的身影出現。

過了不久、一個在人群中特別突出的橘髮、手上拿著營養棒的男人映入我的眼簾。
「喂!新...」我還沒說完、一個偌大的衝勁讓我踉蹌的往後退了幾步。

思念已久的他緊緊的抱住我。

「......這裡是公共場所,克制一點。」我試著將他推開,可是他的力氣似乎不讓我這樣做。

「靖友....靖友...」他的頭髮磨蹭著我的頸部,一段時間後,他抬起頭笑著看著我。
「好想你阿。」

.......我不確定我現在是不是想哭。

------

「靖友...靖友」新開抱著我、邊吻著我邊磨蹭我的臉頰
「喂...阿...你..你這呆茄起碼等進門再做。」我一隻手推著他、另隻手努力將鑰匙插到鑰匙孔裡
在一番掙扎下好不容易把門打開、將他從門廊拖到臥室。
「好想你、好想抱你。」新開將我壓在床上、把頭埋在我肩窩。
「......笨蛋,我也是啊」我的雙手緊緊抓著他的衣服。親吻著他的臉頰、你的聲音、你的味道.....
「......好想你。」
聽到我的話,新開直盯著我的臉、然後露出以往溫柔的笑容
「今晚不會讓你睡的。」
「我早就知道了。」相視而笑、我們沈溺在彼此的愛戀。

------
早上的陽光透過窗簾照了進來...
鬧鐘還沒響我就昏昏的張開眼睛。
和以往自己一人在家不同、我感覺到我被抱在懷中。
眼前的人還熟睡著。
看見他的臉,讓我安心了許多
昨日翻雲覆雨的痕跡已經被清理乾淨、我身上也換上了乾淨的睡衣
「嘖.....昨天果然太超過了」我動了動身體,結果下身一陣痠痛害我忍不住咕噥。
似乎感覺到懷中的人醒了、新開也張開眼睛,一臉滿足的看著荒北。
「早安呀靖友。」
........真虧他睡得那麼好。
「吵醒你了嗎?」我放棄移動身體,又窩回了他的懷裡。
「沒有,靖友很痛嗎?抱歉昨天真的有點太超過了。」他表情愧疚、手放到我腰上揉著。
「.....你哪次不超過?」我任由他動作、看著他的臉
「因為靖友每次都會原諒我嘛。」

------
「我好喜歡這樣抱著靖友、這樣我們的心就會很接近。」
「........新開。」
「恩?」
「畢業後...我們同居吧。」
我的話一出來、新開好像就被我嚇到般的嘴巴微張。
「靖友...我好高興...」他吻上我,我閉上眼睛接受他的回應。

我們的路很長、即使艱辛又坎坷,我們只要擁有對方便能有走下去的動力,我希望遙遠的某天開始,我們可以每天用心臟最靠近的距離、一起走過好多好多年。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