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泽

默默耕著自己的小田園。

《荒北生日賀文·新荒新》

晨光從窗簾縫隙照進屋內,落在床上睡夢中的橘髮男子身上,似乎感受到眼皮外的光亮,他眼皮微顫,手下意識的往身邊的位子伸去,但傳來的感覺並不是他所想的那人的溫度,而是冰冷已久的床單,他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起身往客廳走去。
「靖友?」他望了下四周,沒看到人,忽然聞到一股香味,定睛看到擺在餐桌上已經做好的早餐,吐司還有點溫度,他拿起吐司往嘴裡塞去,看到盤子下壓著的紙條:

今天有重要的研究會議,大概會晚點回來,晚餐不用等我了
P.s早餐冷的話再自己弄熱

「一大早就出門了阿..」新開想起來前幾天的確有聽荒北說過這件事,接著下一秒他好像突然想到什麼瞪大了雙眼,「今天不是....」回頭看牆上的日曆,大大的4月2日寫在上頭,他沒想到這個人連自己的生日都可以不在意的全部拿去工作,雖說荒北並沒有誇張到像個工作狂,但只要他一投入下去自己負責的事情,便會一心一意的把事情做到完美,他知道荒北忙了這個研究一個多月,似乎今天的會議是最後階段,但是今天也是他的生日,卻要到很晚才能回家,他稍微心疼了一下荒北,想了想決定今晚要給他一個生日驚喜。

----------

指針已經指向9:30,新開一個人坐在客廳,聽著秒針滴滴答答的走過,桌上擺著一個蛋糕,一旁放了幾根蠟燭,還有一個用精美小盒子包裝起來的禮物,「一個會議也沒開那麼晚吧...」他等的有點不耐煩,傳給荒北的訊息也沒顯示已讀,他開始有點擔心,雖然知道荒北不喜歡在工作時給他打電話,但他還是決定按下荒北號碼的通話鍵。
嘟嘟嘟—
「喂?」
電話的另一頭接起,背景聽得出人群吵雜的聲音,荒北似乎是壓低音量,顯得聲音有點倉促
「靖友怎麼還沒回家?」
「抱歉,剛剛討論完被拉來吃宵夜,可能要11點多才會到家。」
「沒喝酒吧?」
「沒有啦,如果沒什麼事先掛了」
「等等..!靖友,今天是你生日...我..」
「突然說這幹嘛,你也知道我不過生日的,呆茄自己早點睡」
「不是的靖友...」新開有點失落,聽到電話另一頭似乎是荒北的同事大喊「荒北快點大家在等你」
「怎樣?」荒北詢問
「不...沒什麼,靖友你去忙吧,早點回來,不要讓我擔心。」
「.....知道了」
他掛掉了電話,看向桌上的蛋糕,無力的坐回沙發,開始回想起在箱學時和荒北、福富、東堂一起騎車的情景,那個時候的他們似乎沒那麼多外界的壓力,和荒北也總有更多的時間相處,只是人都會長大,從和荒北交往,到畢業後同居,如今各自有工作,時常一早起來看不見戀人,有時自己加班回來時荒北已入睡,比起互相寒暄的時間,更多的是錯過,想到這,他覺得自己很任性,明明知道這是沒辦法的事,他還是希望有更多時間可以觸碰靖友、和他在一起,他珍惜每個假日、和靖友吃飯的時間,努力希望可以抓住更多空隙,只是他開始擔心,是否這一切只有他單方面的渴望。
時鐘快指到10點,離荒北回家還有一個多小時,他決定把蛋糕拿去冰,當作明天的早餐,正當他拿起蛋糕時,門口傳來的鑰匙開鎖的聲音,荒北匆忙的跑進屋內,看到新開拿著蛋糕,大概料到了是怎麼一回事。
「靖友!?你不是...」
「笨蛋,剛剛覺得你聲音怪怪的,掛完電話打個招呼就趕回來了。」他額頭還有些汗,荒北把外套脫掉,才剛抬頭,新開就過來緊緊的把他抱入懷裡。
「靖友,生日快樂。」
荒北瞄到桌上包裝好的禮物和剛剛的蛋糕,想到眼前這個男人為了他的生日做了那麼多準備,不禁感到一陣害臊,只是用說的很難出口,於是他伸出手回抱了新開。
「嗯,謝謝。」
「靖友,最喜歡你了,最喜歡了」
「好好好。」
「靖友呢?」新開撫上荒北的臉,自己的臉上充滿了不安心的感覺,荒北看到眼前人的反應,明白到工作讓兩人產生了距離,而眼前這個人不好好說清楚就容易胡思亂想。
「你呀,既然知道我不擅長講情話就別故意讓我難堪了」荒北瞅了他一眼
「靖友不說我不會明白的。」新開似乎有點撒嬌,他希望荒北能夠親口說出來,把他對他的感情表達出來。
「唉。」嘆了口氣,荒北拉了新開的領子,粗魯的吻了上去。
「這樣明白了嗎?」荒北笑了一下,看著新開紅通的臉,沒意識到自己的臉頰其實也帶了一抹紅暈。
「靖友,明年再一起過生日吧,不只明年,還有好多好多年都要幫你過。」新開笑了,再次抱住荒北,把頭靠在荒北的肩膀上,聽到新開的話,雖然荒北覺得有點麻煩,但想了想覺得就這樣吧,而且他也想和他有更多時間在一起,不只是現在,還有很久之後的未來,都要一直在一起。
「嗯,知道啦。」兩人相視而笑,夜裡,一棟小公寓內開著明亮的燈光,為這特別的日子,增加了一點色彩。
靖友,生日快樂。


-fin-

-------後記
荒北生日快樂//
這是幫北北過的第二年生日
入車車也一年多了,覺得時光飛逝
看看去年生日賀文和今年感覺差很多
感覺更像荒新(
但不變的還是對這兩隻的愛哈哈哈
明天還要上課熬夜嚕了文希望傳達我對北北滿滿的愛😘
2016.4.2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