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泽

默默耕著自己的小田園。

【联文】【喻王】花未眠(一)

和亲爱的@虞苏晨 的联文,由我來开篇啦
设定是大学喻王+他们的同学小伙伴们
法律系喻x园艺系王
王在叔叔的花店里打工,花店在学校附近
想要努力争取之后开车车⁽⁽٩(๑˃̶͈̀ ᗨ ˂̶͈́)۶⁾⁾❤️(对亲爱的比心

-------------------------

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他正低头给一盆雏菊施肥。白皙、修长的手指就算沾染上泥土也无法掩盖住美丽,他专心的照顾着双手间那盆小雏菊,透明的天花板透下的阳光就这样刚好洒在他身上,让人不禁有种看着他在闪闪发亮的感觉。

——美到令人窒息。

“请问......?”
似乎是感觉到一股视线,蹲着的男人侧过头来看着喻文州。
“需要什么帮忙吗?”

喻文州有生以来第一次因为被一个在为花施肥的男人美到而说不出话。
“呃、那个,是、......送人花......。”
王杰希露出一个看怪人的表情站了起来,它将雏菊拿起,走向喻文州身旁的窗台,那里放着许多的小盆栽,透过修剪整齐的叶子可以看出那些盆栽刚被人整理过,王杰希小心翼翼的把花放好后,转过身对上喻文州的视线。
“对象?”
“啊?”喻文州还在震惊那人对上他眼睛的大小眼,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只见王杰希皱了下眉。
“我是问你要送花的对象。”
“啊、抱歉,是要给我母亲的,她生病住院,我想带束花去探望她。”
喻文州总算回过神来,急忙的把状况告诉眼前的男人,王杰希点了点头,又转身走进店里,在一旁的花束堆中挑了一会儿,接着拿出一束紫色的花走到喻文州面前。

“探病的话紫罗兰挺好的,颜色比较鲜艳,病人看了也会比较开朗,而且香味淡淡的,不会刺鼻。”
王杰希边说边将花束转了一圈给喻文州看,喻文州看了两眼便点了点头说好,于是王杰希摆了摆头示意他跟着进来,拿了剪刀及包装纸到工作台上修剪、包装。
“那个......王先生。”喻文州看了一眼在王杰希胸前的名牌,得知了他的姓名。
“有什么问题吗?”王杰希边回答时手还在动作,正将包装纸捲上修剪好的花束。
“有人称赞过你的手很好看吗?”
喻文州说完才发现失言,人家好好的在包装花束、自己却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岂不是表示自己一直在注意他的手吗?虽然这也是事实没有错......。

“......这倒是没有。”王杰希在听到喻文州的话后停顿了一下,接着像是什么都没发生的继续调整包装纸。
“你的手很好看,很适合这份工作。”喻文州看他的反应没有自己想像中尴尬,就将话继续说了下去,王杰希刚好打完包装上的蝴蝶结,他把花递给喻文州。
“谢谢,也希望你母亲能早日康复。”他给了喻文州一个微笑。



“喂!文州你这是神游到哪去了啊?”
一只手在喻文州面前摇摆了几下,他才回过神定睛看着眼前的人。
“啊、少天你来了啊。”
“什么来了!早就坐你旁边喊你好几声了!喏、你的面包。”
黄少天递给了喻文州他的午餐,自己也拿起刚买的汉堡咬了几口。
“说吧、你在想什么?”
喻文州打开面包的包装袋,缓缓的开口。
“我好像......对人一见钟情了。”
“唉我就说吧昨天那题应该是......噗!!你说什么?!”黄少天一口把嘴里的汉堡喷了出来,喻文州嫌他脏于是递过去几张卫生纸,并摆出一副他太大惊小怪的表情。
“喻文州你不是吧?堂堂法律系才子喻文州只爱法律不爱女人,这是全系都知道的事,多少女人为你心碎,而你现在居然对别人一见钟情了?”
“说吧说吧,是哪位小姑娘啊?”
黄少天好奇的凑近喻文州身边,把手拱在耳朵旁,想要知道这位让喻大少爷动情的姑娘究竟是何人。

“不,不是姑娘,是一个特别好看的人,他叫王杰希。”
“我去买花的时候认识他的。”
似乎又想到当时的情景,喻文州带着微笑和黄少天报告这件事。
“王杰希?买花?等等你这件事信息量有点大啊,让我消化消化......。”黄少天转过身不到三秒马上就惊恐的回过头来。
“等等你爱上一个种花的人?他还是个男的!?”
“嗯......大概是这样没错,不过和他是男是女没关系,只是单纯觉得他很美、所以喜欢上了。”喻文州低着头轻轻的说。
黄少天听完后虽然觉得震惊,但还是用过人的理解能力马上了解并接受了眼前的状况。

“所以你打算追他?”黄少天继续拿起手中的汉堡,终于平静下来继续和喻文州说话,并把方才喷出的汉堡碎屑用卫生纸擦了干净。
“嗯,虽然是这样想,但是现在除了他的名字以及在哪打工外其他都不清楚,也许人家早有了对象也说不定。”
喻文州露出一抹失落的表情,黄少天边咬边拍拍他的肩膀。
“嘛......虽然这件事听起来是挺有难度的啦,但不试一试怎么知道结果呢?我看你这阵子也去研究一下花,和他多聊聊天,说不定久了还真的成了呀。”
黄少天用轻松的语气和他说,希望能借此给喻文州一些信心,毕竟这个原本他以为只会抱着法典渡过终生的兄弟终于有了喜欢的人,他也该努力帮忙搓合一下才是。
“要是真是这样就好了......。”喻文州苦笑,王杰希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好相处,用自己半吊子的知识去跟他谈论花草大概又会被还以看智障的眼神。

“好了,午餐吃完了就快回教室吧,下午还有课呢。”喻文州把垃圾揉了揉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拉着黄少天站起身来。



“诶真的呀你应该试试看的还有很多种方法我可以......”边听着黄少天在耳边的捞叨,喻文州和他并肩从中庭走回他们上课的法学大楼,原本对花草不是很感兴趣的他,如今因为王杰希的关系也会更多加留意身旁的花草植栽,他边走边看着周遭的花圃,仔细观察才发现这里也是有专人在整理,每个花圃都修剪得干干净净,正当他准备移开视线时,却在花圃中看见了蹲着的熟悉人影。

“......对了还有啊要是你之后发现他....喻文州?你有在听吗喻文州?”黄少天走了几步发现身旁的人没回答,于是停下脚步回过头,看到喻文州呆立在他身后,侧着头、眼神正看着花圃的那侧。
“你怎么了呀?中邪了不成?”
黄少天急忙走到他身边,顺着喻文州的视线望了过去,只见一个小小的人影蹲在花丛中间,手上不知道拿了什么正在忙着动作。
“有什么好......”
“王杰希?”喻文州的声音传到黄少天耳里。

“他怎么会在这里?”



tbc.

评论

热度(15)